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四課 耶穌基督的忠僕(四1-16)

警告將來背教的事(四1-5)

四1  有兩種方法可以把聖靈看成是“明說的”。首先,保羅要說的話,肯定是從神的啓示得來的,但是另外它可能也指在整部聖經,尤其是新約聖經中,都明明白白地教導了“在後來的時候”會出現的離棄真道的事。

“在後來的時候”指的,實際是“在稍後的時間”,僅僅是緊接在使徒寫這封書信之後的時期。

“必有人離棄真道”。“有人”一詞是提摩太前書特有的。這封書信中的少數人,看來在提摩太后書中已經變成大多數了。事實上,這些離棄或背離真道的人,指的不是他們曾經得救,只不過是曾經自稱是基督徒而已。他們知道有關主耶穌基督的事,也知道他是唯一的救主。他們一度曾經承認自己跟隨他,但後來却背離了真道。

人們在讀到這一部分時,不能不想到我們如今世代中邪教的興起。這些錯誤體系傳播的方式,在這裏很準確地描寫出來了。他們的成員中,大多數人都是以前曾加入所謂基督教會的人。也許這些教會曾經一度在真道上很健全,但隨後便偏向了社會福音。邪教的教師教導他們更加武斷的信息,而那些自稱基督徒的人便落入了陷阱中。

他們聽從“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這裏“引誘人的邪靈”是在比喻的意義上來使用的,用來形容假師傅,邪靈住在他們裏面,引誘不小心的人。“鬼魔的道理”不是指有關鬼魔的教訓,而是由魔鬼賜予靈感的道理,或者是從魔鬼世界而來的道理。

四2  “假冒”一詞的字面意思是“帶上面具”。這對錯謬的邪教者是多麽貼切的形容!他們試圖掩飾自己真實的身份,不想叫別人知道他們所堅持的體系。他們假裝運用聖經的術語,甚至是基督徒的贊美詩歌。

他們不止是假冒為善的,而且還是說謊的。他們的教訓不是照著神話語的真理;他們知道這一點,所以故意欺騙別人。

“這等人的良心如同被熱鐵烙慣了一般”。也許在他們生命的早期,他們的良心曾經是十分敏銳的,但他們却常常壓制良心,並且犯罪抵擋那光,以致良心變得毫無感覺,又很堅硬了。對於與神的話語相衝突的事,他們不再有任何遲疑,明知道是不合乎真理的東西,却偏偏要去教導。

四3  魔鬼的兩個道理如今被指出來。第一個教訓說“嫁娶”是錯誤的。當然,這個教訓與神的話語是直接對立的。婚姻乃是神親自設立的,在罪還沒有進入世界以先就已經這麽設定了。婚姻沒有什麽不聖潔之處,這些假師傅禁止“嫁娶”,就是在攻擊神所命令的事。

作為這個道理今天在世上的一個實例,我們可以指出那種禁止男女祭司婚娶的律法。但是,本節更直接地是指重靈派所謂靈界婚姻關係的教訓。在他們看來,“婚姻”關係是被嘲笑的對象,而在實際行為上,男人和女人被引誘離開他們合法的伴侶,與他們所謂的“靈界婚姻關係”結成不聖潔的、不合法的結合(波路克(A. J. Pollock))。我們還可以指出基督教科學派(Christian Science)對婚姻的態度。它的創始人艾迪夫人(Mrs Eddy)曾三次結婚。她說:“除非人們認識到神乃是萬有之父,婚姻將要繼續下去。……婚姻一度在我們中間是一個不容更改的事實,但如今必失去它極不可靠的立足點,人們必定會在一種更加屬靈的結合中找到穩固和平安”(引自《透過聖經看科學與健康》第64-65頁)。

魔鬼的第二個道理是要求“禁戒”肉食。這種教訓可以在重靈派者中間找到,他們主張吃動物的肉妨礙了人與靈界的接觸。另外,在通靈術者和印度教徒中,對以任何生命來獻牲都存有恐懼的心,因為他們相信,人的靈魂還會再回來,住在動物或其他生物中。

有關提摩太前書第四章是如何直接描述了重靈派的有趣論述,可以參看潘伯(Pember)《地球的早期時代》一書第372-376頁。

“就是”這個代名詞指婚娶和食物。這兩樣乃是“神所造,叫我們感謝著領受的”。他不單打算給未獲得重生的人,也給“那信而明白真道的人”。

四4  這些錯謬的教訓直接同神的旨意相矛盾,因為神造了這些形形色色的食物,“若是感謝著領受,沒有一樣是可棄的”。同樣,神已經設立了婚姻關係,它就不應該被衆人所輕視(參看創一28-29;九3)。這些都是他為人類繁衍和維持生命提供的手段。

四5  在為人的需要而分別出來的意義上,這些都成為聖潔的了。首先,它乃是被神的話語分別出來的,換句話說,聖經明確地教導了食物乃是為了叫人享用才賜下來的(參看創九3,可七19;徒十14-15,林前十25-26)。神也在哥林多前書七章和希伯來書十三章4節裏面把婚姻關係清楚地分別出來了。

另外這些都藉著禱告而成為聖潔了。在分享飯食之前,我們應該低下頭來,為食物而感謝(太十四19;徒廿七35)。通過這個行動,我們是在求神把這餐飯食分別出來,給我們的身體增添力量,好使我們更令他喜悅地來事奉他。

基督徒在尚未得救的人面前為飯食而感恩,這實在是一個美好的見證。他不必太緩慢或太冗長,但也不應該試圖隱藏我們為食物感謝神的事實。

 

針對即將到來的離道背教而給提摩太的指示(四6-16)

四6  提摩太提醒弟兄們在第1-5節中提到的這些事,所以他才成為“基督耶穌的好執事”。就像前面所提到過的,“執事”這個詞意思就是“僕人”。他乃是一位僕人,“在真道的話語和他向來所服從的善道上得了教育”。

四7  很明顯,使徒保羅在這部分中想到的,是基督徒的服事就好像一場體育比賽一樣。在前一節裏,他提到了服事基督的人所需要的飲食--就是在真道的話語和善道上得到滋養--在這一節裏面,他談到了以敬虔為目標的操練。接下來在第10節,“忍受羞辱”被更準確地翻譯成“努力”或“爭取”。英語中的“勞苦”(agonize)一詞是從希臘文來的。

但是在第7節裏面,使徒首先規勸提摩太“棄絕那世俗的言語和老婦荒渺的話”。他不必去打擊它們,或在這上面花太多時間;相反,他應該鄙視它們,用輕蔑來對待它們。“老婦荒渺的話”這一句令我們想起了基督教科學派,它就是一位婦人創立的,看來對一些老婦人特別有吸引力,教導荒渺的話,而不是教導真理。

他不應該把時間浪費在神話和無稽之談上,而應該操練自己達到敬虔。這種操練包括閱讀和研習聖經,禱告、默想,在別人面前作見證。“敬虔並沒有順勢的,因為我們總是在逆流而上”(史托克)。必須要有操練和努力。

四8  這裏對比了兩種操練。“操練自己”對於身體有一些價值。但這些價值是有局限的,不能長久。相反,敬虔對於人的靈與魂與身子都有好處,不僅是暫時的,也是永恒的。就“今生”來講,敬虔帶來了最大的喜樂,對來生而言,它使人把握住得著美好獎賞、得享將來榮耀的應許。

四9  人們一般都認為,這一節指的是前面說的有關敬虔的話。敬虔不僅流傳甚廣,而且具有永久的價值,這個事實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這是這封書信中我們所看到的第三句“可信”的話。

四10  “我們勞苦努力,正是為此”一句,可以更貼切地譯成“我們正是為這個目的而勞苦努力”。這裏提到的目的,就是敬虔的生命。保羅說,這是他竭盡全力要達到的首要目標。在不信的人看來,這也許並不是有價值的人生目標,但是基督徒却看透了這世上稍縱即逝的事。他的指望在乎永生的神。因為他乃是“永生的神,他是萬人的救主,更是信徒的救主”。所以這個盼望是永遠不會落空的。神是“萬人的救主”,是因為他在日常生活的供應上保守他們。但他作“萬人的救主”,也因為前面指出的理由:他為“萬人得救”作了充足的預備。從一個很特別的方面講,他乃是“信徒的救主”,因為他們都已經親自享用了他的預備。我們可以說,他是萬人潜在可能的救主,又是信徒實在的救主。

四11  通常人們以為,“這些事”指的是保羅在第6-10節所說的事。提摩太要用這些教訓“吩咐人,教導人”,不斷地把這些教訓擺在神百姓的面前。

四12  在收到這封信時,提摩太的年紀大約是三十至三十五歲。與以弗所教會的一些長老相比,他是一個相當年輕的人。這就是為什麽保羅在這裏說:“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這話不是說提摩太把自己擺在受人敬重的位置上,以為自己可以免受批評。相反,這話說的是他不要叫人們有機會指責他。通過“作信徒的榜樣”,他就免除了受公正批評的可能性。

“言語”指的是提摩太的言談,他說的話應該始終表明他是神的兒女。他不僅要避免明顯被禁止的話,而且要避開對聽見的人沒有啓發意義的話。

“行為”實際指的是“生活態度”,是說一個人的全部品行。他的舉止沒有一樣會叫基督的名蒙羞。

“愛心”指出了愛應當成為他的行為的動機,也是作事的態度和所要努力爭取的目標。

大多數譯本在這裏都删去了“靈魂”一詞。

“信心”可能指的是“忠心”,有可信賴和堅定不移的意思。

“清潔”不但應該表現在他的行為上,而且也應該表現在他的動機上。

四13  這一節可能主要是對地方教會說的,而不是專指提摩太的個人生活。他應該“以公開宣讀聖經、勸勉和教導為念”。這裏有很明確的次序。首先,保羅强調了公開宣讀神的話語。在那個時代,這種方法尤其顯得必要,因為聖經的派發還很有限,很少有人能擁有一本聖經。在公開宣讀之後,提摩太應該根據所宣讀的內容來勸勉信徒,然後要教導神話語中的偉大真理。這一節使我們想起尼希米記第八章,尤其是其中的第8節。我們在這一節裏讀到:“他們清清楚楚的念神的律法書,講明意思,使百姓明白所念的”。

但是,我們不應該忘記這一節中的個人奉獻。在提摩太向別人勸勉和教導神的話語之前,他首先應該在自己的生活中實踐出來。

四14  聖經並沒有準確地告訴我們,賜給提摩太的是哪一種恩賜--是傳道人,是牧者,還是教師。這些書信中普遍的意思,使我們覺得他是一位牧者兼教師。但是我們確實知道,這個恩賜是“從前藉著預言,在衆長老按手的時候”賜給他的。首先它是藉著預言被賜下來的。這很明白地是指,地方教會中曾經有一位先知站出來,宣告了神的聖靈已經把一些恩賜賜給提摩太。那位先知並沒有討論這個恩賜,而是把它宣布出來。這個恩賜又是與“衆長老按手”相伴隨的。我們要再次强調說,長老沒有將恩賜賜給提摩太的權柄,相反,藉著按手在他身上,他們表明了公開為聖靈已經成就的工作所作的見證。

這個過程在使徒行傳第十三章中可以看到。在第2節裏,聖靈揀選出巴拿巴和掃羅來作一項特別的工作。也許是透過一位先知,這話才被傳遞下來。接下來,當地的弟兄禁食、禱告,把他們的手按在巴拿巴和掃羅頭上,然後差派他們出去(3節)。

今天,許多地方基督教團體也追隨這種方法。當在長老看來,某個人已經得著聖靈的一些恩賜時,他們就委派這人去作主的事工,表明他們對他的信任,並對聖靈在他裏面作工表示認同。但是他們的委派並沒有將恩賜賜給他,而僅僅是確認這個恩賜已經從神的聖靈賜下來了。

這裏提到長老按手在提摩太身上,與提摩太后書第一章第6節提到的保羅按手在提摩太身上,二者之間是有區別的。前一個情形裏,這個行為並不是正式的,也不是提摩太得著恩賜的原因。但在後一個情形裏,保羅實際上是恩賜藉以被賜下來的渠道。

四16  請注意這裏的次序。首先提摩太應當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這一句話强調了在基督的任何一位僕人身上,個人生命都具有重要的意義,如果他的生命有錯誤之處,縱然他的教訓是純正的,也沒有任何用處。賓克說得很貼切:「如果容許事奉把敬拜和個人屬靈生命的培養都排擠出去,那麽它就成了網羅和罪惡」。

只要能繼續作到保羅說到的這些事,提摩太便「又能救自己,又能救聽他的人」。「救」這個字在這裏可能與靈魂得救無關.這一章開頭講的,是在神百姓中間造成大破壞的假師傅。保羅如今是在告訴提摩太,藉著忠心固守敬虔生活和神的話語,他便能够救自己脫離這些假師傅,同樣也能救聽他的人脫離這等人。

 

想做測驗,按此開始

 

 

 

 

提交評論/問題


安全碼
更新


你的位置 課程 新約課程 提摩太書信及提多書 第四課 耶穌基督的忠僕(四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