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五課 彼此擔當的責任(五1-25)

老年人與少年人、男人與女人(五1-2)

五1  這一節引入了一段文字,針對的是提摩太的行為,尤其是如何對待與他同工的基督徒大家庭的成員。這裏的“長老”一詞(原文中這裏的詞句與“長老”相同)不是指監督,而是指上年紀的人,也就是比他本人年齡大的人。因為年紀較輕,也許還更有鬥志,提摩太可能受到試探,變得不耐煩,對一些年老的人滿懷怨恨,所以這一則勸勉說,“他不可嚴責老年人,只要勸他如同父親”。作為年輕人,用嚴責來攻擊這般年紀的人並不相稱。

另外,還存在一種危險:這位年輕的基督僕人可能對年紀更輕的弟兄表現出專橫的態度,所以保羅告訴他,他應該對待少年人“如同弟兄”。換句話說,他應當是像他們當中的一位,而不是采取專制的態度來對待他們。

五2 對「老年婦女」應當如同母親一樣,用尊敬、愛護和敬重的態度來對待她們,因為這是她們應得的。

清潔應該成為他同「少年婦女」相處時的態度。他不但應當避免確實有罪的事,而且還應該避開不謹慎的行為,或是任何可能會有邪惡的外貌的行為。

 

照看和供給寡婦(五3-16)

五3 從第3-16節,保羅論述了地方教會中寡婦的問題,以及應該如何對待她們。首先,教會應該「尊敬那真為寡婦的」。這裏的「尊敬」不僅有敬重的意思,還包括在金錢方面給予幫助的意思。「真為寡婦的」,就是沒有其他謀生手段,但全然依靠主來供給的女人,她沒有在世的親人來照管她。

五4 這一節描述了第二類寡婦,就是有「兒女」或「孫子孫女」的女人(欽定本作「侄甥」)。在這種情形下,兒女應該學習在家裏表現出實際的敬虔,以此回報他們的母親(或祖母)為他們所作的一切。這一節清楚地教導了行孝是從家中開始的。口裏說自己有信仰,却忽視了因血緣的紐帶而與我們有關的人,這對基督真道實在是很糟糕的見證。

在神的眼裏,基督徒照管所愛的那些沒有其他人供給的人,乃是「可悅納的」。在以弗所書六章2節中,使徒保羅清楚地教導說:「要孝敬父母,這是第一條帶應許的誡命」。

五5 正像前面提到的,「真為寡婦的」,就是那些沒有其他錢財的來源,必須不住地仰賴神來供給每日飲食的女人。

五6 同第5節說的那種敬虔的寡婦相反的,是「好宴樂的寡婦」。究竟她是一位真信徒,還是一位自稱的信徒,對此還有一些分歧,但我們相信,她是一個真基督徒,但却背道了。對於與神的交通或是為神所用來說,她是已經死了。

五7 提摩太應該警告這些寡婦,不要活在宴樂中,同時也應該教導基督徒關心同他們有關係又窮困潦倒的寡婦。

五8 對自己的親屬缺乏照顧,尤其是「自己家裏的人」,這件事的嚴重性在這裏得到了强調。這種行為是在否定「真道」。基督真道一向認為,真正的基督徒應該照顧其他人。當一位基督徒作不到這一點的時候,他就是在用自己的信仰來否定基督教信仰所教導的真理。

這樣的人「比不信的人還不好」。這裏「不信的人」是一個比「异教徒」更貼切的詞句。异教徒通常都被認為是無神論者或者是反對基督信仰的人。但這裏所說的,僅僅是尚未得救的人。基督徒不照顧自己的親屬,就比「不信的人還不好」,理由很簡單,不信的人尚且能憑愛心來照顧親屬。另外,基督徒也會因為作了不信的人所不耻的事而令主的名受污損。

五9 從這一節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來,每個地方教會都保留一份詳細的名單,指出那些需要受教會照顧的寡婦。保羅在這裏指出,年紀不到六十歲的寡婦,是不應該記在名册上的。

「一個丈夫的妻子」這種說法,也産生了與監督和執事類似的問題,對它的解釋已經說過了。毫無疑問,這種說法指的是她的婚姻生活必須無可指責,在道德上沒有令人懷疑的地方。

五10 為了能記在名册上,寡婦必須有行善的好名聲,以此來顯出她是一個屬靈的信徒。

「就如養育兒女」這句話,無疑指的是她必須撫養子女,令人可欽佩地將她自己和她的基督徒家庭反映出來。單單生養兒女並非什麽美德,但教養他們才是美德。

敬虔寡婦的另一個標志,就是她表現出對「遠人」的殷勤接待。在新約聖經中,像這樣的善意接待一再被提到和被稱贊。

洗訪客的脚是奴僕作的事。所以這裏的意思無疑指的是寡婦要為與她同作基督徒的人作傭人一般的工作。但它也指用屬靈的方式「洗聖徒的脚」,就是用神的話語當作水來清洗。這指的不是在公開傳道的時候,而是單單在作家訪時,用神的話語來洗淨信徒,以免他們在日常生活中沾染污穢。

救濟「遭難的人」是指向那些病痛、憂傷的人,或其他生活在痛苦中的人有憐憫的行動。

簡而言之,要想列在地方教會的名册上,這寡婦就必須「竭力行各樣善事」。

五11 這一節公認是難以理解的經文,但它的意思似乎是這樣的:一般說來,由地方教會來照顧年輕寡婦是錯誤的。正因為年輕,所以她們心裏會有再嫁的强烈渴望。這種願望本身並沒有錯,但它有時會變得异常强烈,這些年輕寡婦中甚至有人想嫁給不信主的人。使徒保羅稱這是「情欲發動,違背基督」。當面對嫁給异教徒或是出於對基督的愛和對他話語的順服而不嫁人這兩個選擇時,年輕寡婦會傾向於嫁人。當然,這會令供養她的地方教會蒙羞。

「就想要嫁人」的意思是說他們盼望嫁人,這是指她們時下的考慮方式,而不是對她們的將來所作的預言。

五12 在這裏指的不是永死,而僅僅是指她受了這樣的審判或「被定罪」,因為她「廢棄了當初所許的願」。她一度曾經自稱對基督耶穌懷著最大的忠心和熱心,但如今當嫁給不愛基督之人的機會來了,她竟然忘了自己當初對基督所發的願和所起的誓,與不信的人一同離去,不再忠於天上的新郎了。

保羅並非在批評年輕寡婦嫁人,事實上他倒希望她們嫁人(第14節)。他所譴責的,乃是她們靈命的衰微,為了嫁給一個男人而拋棄了屬神的原則。

五13 因為地方教會若是負擔起年輕寡婦在金錢方面的全部責任,就可能會鼓勵她們懶惰,沾染惡習。她們非但不能承擔起自己的責任,反倒變得「說長道短,好管閑事」,滿腦子只想著與她們無關的事。地方教會不應該采取任何措施來鼓勵這種行為,因為正像前面提到的,它對基督徒的見證産生了不良的影響。

五14 保羅因此論到,作為一般的原則,他「寧願年輕的寡婦嫁人,生養兒女」,維持一個無可指責的基督徒家庭。當然,保羅也認識到,並不是每一個年輕寡婦都可能再嫁人。主動權最終必然是掌握在男人手中,但他只是確立了一條普遍的原則,只要有可能就應該遵守。

「敵人」或者說撒但,總是尋找藉口來猛烈攻擊基督徒的見證,所以保羅尋求杜絕叫別人有任何理由來「辱駡」的可能性。

五15 使徒所說的關於年輕寡婦的事,並不只是憑空杜撰或臆測的。這事已經發生了,有些人「已經轉去隨從撒但」,因為她們已經聽從撒但的聲音,選擇了一位不信主的伴侶,不順服神的話語。

五16 話題如今又轉到親屬照顧她們的義務上。如果信主的男人或女人,家裏有需要幫助的寡婦,信的人就應該承擔起這個責任來,好讓教會有暇照顧那些真正孤苦、又沒有近親的寡婦。

實際上按照最權威的抄本,這一節省略了「男人」一詞,只是說「信主的婦女,若家中有寡婦」。所指的是一位條件優越的婦人的個案,她料理家務,又能供養與她有親屬關係的寡婦。「保羅所想的,乃是只有女人是基督徒,或像在呂底亞一樣,寡婦自己還有家人,並且在料理家務的情形。這種意義上的『信主的婦女』,應當供養自己親戚中的寡婦的需要。這就能讓教會有閑餘資金來供養沒有謀生手段的寡婦。個人的仁愛不可能有效地被團體的仁愛所取代」(赫伯特(Hiebert))。

從第3-16節中,使徒告訴我們教會在某些情形之下必須作的事,而不是如果覺得情有可緣或能够作到的時候才要去作的事。整個這段經文指出了聖靈心中一個重要的主題,然而這個問題在今天大多數教會圈子裏却被大大忽視了。

 

教會的長老(五17-25)

五17 這一章餘下的經文似乎討論的是長老,儘管這一點並沒有得到所有解經者的一致公認。

首先,保羅確立了一個規則:「那善於管理教會的長老,當以為配受加倍的敬奉」。我們再一次注意到,本節中不應出現「管理」一詞。達秘更準確地把它譯成「那在衆聖徒中間作領袖的長老」。這决不是控制的問題,而是要作榜樣。這樣的長老是「配受加倍的敬奉」。「敬奉」一詞可能指「敬重」,但它也包含了在金錢上加以報償的意思(太十五6)。「加倍的敬奉」恰恰包括了以上這兩層意思。他因為自己的工作,配受神百姓的敬重,但如果他的時間全部奉獻給這些工作,那麽他同樣也配受金錢方面的資助。「那勞苦傳道教導人的」,很可能是指那些用大量時間作傳道和作教導的人,所以他們不能作世俗的工作。

五18 這裏引入了兩節聖經經文來證明長老是配得報償的。第一節引自申命記廿五章4節,第二節引自馬太福音十章10節或路加福音十章7節(很可能是引自後者,因為除了連詞之外二者是完全一致的)。

這節經文在我們看來尤其有趣,因為與聖經的默示有關。保羅從舊約中引用了一節經文,又從新約聖經中引用了一節,將它們並置在一起,把兩節都說成是「經上說」。從這一點可以清楚地看出,保羅認為新約聖經與舊約具有同樣的權威。

這些經文教導了,用來收割的牛不應該被剝奪分享穀物的機會。同樣,「工人」也有權得著他勞動的果實。對長老也是一樣的。儘管他們的工作不是物質的,但他們却配得神百姓的供給。

五19 因為長老在教會中占據了承擔責任的位置,他們尤其成為撒但攻擊的對象。正因為這個原因,神的聖靈才設法保護他們免受誣告。於是一條原則被確定下來:除非控告能得到兩、三個見證的證實,否則就不能對長老實施管教的措施。實際上,同樣的原則對於地方教會肢體受管教也是適用的,但在這裏之所以得到强調,是因為存在著長老受到不公正控告的特殊危險。

五20 如果一位長老被發現犯了罪,並且令教會的見證也受損,這人就應該在衆人面前受責備。這個行動提醒所有基督徒,在基督徒的事奉上犯罪的嚴重性,給別人的生活帶來極大的阻礙。

許多解經家相信,第20節不是專門只適用於長老,而是對全體基督徒都適用。我們一致認為,這一個原則當然對所有基督徒都是適用的,但這一節的背景看起來是直接同長老有關。

五21 在討論地方教會施行管教的問題時,有兩個危險應該要避免。第一就是「存成見」。第二是有偏心。對一個人存著不良的成見,很容易就會因此對他所作的事抱成見。同樣,由於某個人的財産、社會地位或是個性,也很容易對他表現出偏心來。所以保羅「在神和基督耶穌,並蒙揀選的天使面前」嚴肅地吩咐提摩太,他應該遵守這些教導,在弄清楚全部的事實之前,不要對事情作出判斷,也不要因為某人是朋友或知名人物而偏袒他。每件事都必須「在神和基督耶穌,並蒙揀選的天使面前」作出判斷。

初看起來,保羅似乎把「蒙揀選的天使」擺在與「神和基督耶穌」同等的地位,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原文中在「神和基督耶穌」前面用了一個冠詞,而另一個冠詞則是用在「蒙揀選的天使」之前。「我在(the)神和基督耶穌,並(the)蒙揀選的天使面前」。所以,「蒙揀選的天使」與神性的兩個位格是有區別的。

但是,天使乃是我們所住的世界的監督者,他們在教會施行的管教上,應該看出完全的公義來。當然,蒙揀選的天使,就是那些還沒有陷在罪惡中,或是抵擋神的天使。他們乃是那些保守了自己最初光景的天使。

五22 當地位顯赫的人加入地方教會時,有時候人們總傾向於很快就提升他們到領導職位上。這裏提摩太受了警告,要防止匆忙地認同新加入的人。他不應該支持那些他並不瞭解的人,恐怕這樣作,他就在他們的「罪上有分」。他不單要保守自己在道德上的潔淨,而且也要成為「清潔」,就是除去與其他人犯罪的關連。

五23 這一節同前面經文的聯繫並不是很清楚。也許使徒很明智地預料到,提摩太陷入教會的問題和困難中,會對他的胃口産生不良影響。如果是這樣,提摩太不會是第一個或最後一個受這種痛苦的人。很可能提摩太經常不服水土,所以使徒勸告他說:「再不要照常喝水」,意思並不是指提摩太不應該再飲水(尤其是如果水煮得很開),而是說他不應該只喝水,而「不稍微用點酒」。保羅建議稍微用點酒是因為他的胃口和他「屢次患病」的緣故。本節討論的是酒的醫療作用,不能引申為過量飲酒的藉口。

毫無疑問,這裏提到的是真正的酒,而不是葡萄汁。那時是否有葡萄汁還很讓人懷疑,因為葡萄汁是經過消毒才製成的,而這一製作過程在當時還不為人所知。事實上,這裏說的是真酒這一層意思已經在「稍微用點酒」一句中暗示出來了。如果不是真酒,只能飲用少許的規定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這一節也闡明了整個有關神能醫治的問題,儘管保羅身為使徒,無疑具有醫治各種疾病的能力,但他並不經常使用這種能力。這裏提出在治療胃病時要使用藥物。

五24 在這一節裏,使徒似乎又回到第22節的討論上。他提醒提摩太不要不適當地匆忙給別人行按手禮。第24、25節似乎又更進一步地對此作了解釋。

有些人的罪惡是很明顯又很公開的,所以顯然他們可以被比作吹鼓手,在人面前鼓噪,宣告自己是個罪人,一直來到審判台前。

但並非所有人都是這種情形。有些罪人未被暴露出來,直到以後的日子。

對於第一種人,我們可以想到的是在整個社區都很有名的酒鬼,另一方面,我們也可以想到一個同妻子之外的女人有私情的丈夫。社區的人這時也許還並不知道這件事,但往往這件事會在隨後的日子被顯露出來。

五25 行善的人也有類似的情形。有些人看起來就是行善的人,也有些人比較隱藏含蓄,只有經過一段時間才能看出他們真正的善來。即便我們眼下看不見善行,其中的一些總會在隨後的日子顯露出來。

從所有這些經文裏可以學到一個功課:我們不應該在第一次結識某個人的時候就對他作出判斷,而應該留出一定時間,讓他真正的個性顯露出來。

 

想做測驗,按此開始

 

提交評論/問題


安全碼
更新


你的位置 課程 新約課程 提摩太書信及提多書 第五課 彼此擔當的責任(五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