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十一课 向该撒上诉

金句:徒廿六19

本课要点

(一)基督来时必将一切事弄清楚。
(二)福音未给人留下自夸的余地。
(三) “几乎得救,并不得于得救”─是失丧。

 

保罗非都斯亚基帕

保罗非都斯前答辩并上诉于该撒

阅读经文:徒廿五1-12

腓力斯作巡抚甚为不力,致被罗马所撤换,待非都斯来接任时,他发现保罗仍在监里。他又是一个想讨犹太人欢心的人。但当他再次计划要趁非都斯把保罗解往耶路撒冷的途中杀害他的时候,非都斯却不答应,反而要他们到该撒利亚的法院去告他。

他们便去了,指控保罗许多罪名,但没有一件真实的。最后非都斯保罗是否愿意到耶路撒冷去应讯,保罗不允。他既为罗马公民,便有权到该撒面前去申诉。保罗觉得在犹太地不可能得到公正的审讯,于是决心上诉于该撒,今日世界上往往是正义难申,到处俱都是曲枉正直,但终有一天神──公义的审判者,要将一切都弄清楚(参看帖后一6)。

 

非都斯保罗的事奏告亚基帕

阅读经文:徒廿五13-22

过了不久,亚期帕王和百尼基该撒利亚巡视,同时向新任巡抚致贺。非都斯保罗的事告诉亚基帕,诸如:犹太人如何严重的控告他,以及他已上诉于该撒等。亚基帕已听了不少关于保罗的事,但他仍然好奇,想对他多有了解。于是他们议定次日再召保罗来,听他述说一切。

亚基帕又名希律,他是用刀杀了雅各的那个希律的孙子(徒十二1-2)。他的曾祖父曾企图除灭主耶稣(太二13)。他的叔祖父亦名希律,在主耶稣受死时戏弄祂的就是他(路廿三11)。因此保罗可能早己清楚,不必希望这种人会秉公审讯,这样的恶人竟然坐在审判台上审问至高神的仆人,看来似乎奇怪。不过因为神现在容许邪恶的人管理今世的事务。但不久祂将一切屈枉正直的事弄清楚,一切罪恶必显露并要受审判。

 

 

开始审讯

阅读经文:徒廿五23-27

这乃是保罗第五次在百姓面前为自己申诉。从起初他在耶路撒冷几乎被那宗教狂徒杀死,至今已过了两年多的时间。

时候到了,亚基帕和百尼基大张威势而来,同来的尚有城中的要人。最后保罗被带进来,并由非都斯介绍,因他觉得未弄清楚被告的罪案,便把他解到该撒那里,是不合理的。

保罗与其审判者是何等矛盾的一幅对照啊!我们已知道亚基帕是何等邪恶的人。他与百尼基之间是一种非法的同居关系。非斯都是较为高尚一流的人物,但他专门取悦于人,他虽早就该释放保罗,但他却知而不行。虽然如此,我们将看到,只要保罗有机会为自己申辩,他总是非常谦恭有礼,同时也趁机为主耶稣作见证。

 

保罗的申辩──自述前时所信之宗教

阅读经文:徒廿六1-11

有一件事保罗以为奇怪,乃是他一直是一个忠贞的犹太人,而且他在早期比其他的人更加热心。犹太教最重要的一点乃是他们盼望弥赛亚或君王,又称为基督的要来。现在祂已经来了。保罗相信祂,而犹太人竟为此逼迫他到死的地步。

一般宗教的论调总是与基督相抵触。世上一切的宗教的论调都是说:“如此,如彼而行,你就能得救”。这种方法为人留下了自夸的余地。但基督说:“我为你付上了救恩的代价,我独自作了一切,并完成了这工作”。因此其中未给留下自夸的余地,所以一般宗教人士都恨恶基督的福音。

 

保罗的申辩──他得到了基督

阅读经文:徒廿六12-23

 

这是我们在使徒行传中第三次读到保罗悔改得救的事。全部圣经都是由于神的默示而写,也都是有益的,其中未加上不必要的东西,也未遗漏任何对我们有价值的东西。因之我们看到本书三次述及保罗得救的事,我们便可以晓得此事是何等重要。当时逼害基督徒最烈的人,竟他回转作了基督徒。再者,他几乎可说是空前绝后的神的伟大仆人。

保罗本人从不厌倦传述神如何施怜悯救了他的灵魂。在此他说:“我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19节)。假如神使你看清了基督十字架是“你”的罪受死,你切不可违背这异象,拒绝祂作你的救主,假如祂启示你,要你事奉祂──也许要你到远方去为祂工作,你切不可辜负这种使命。

 

保罗被囚上告该撒

吩咐将保罗送到罗马

阅读经文:徒廿六24-32

保罗答辩的时候,非都斯以为他神经失常。亚基帕说“你这样劝我,几乎叫我作基督徒了”(参看28节小字)。二人均未相信保罗所传的讯息,二人亦未得救,有些人以轻蔑的态度离弃福音,甚至说基督徒是癫狂了。有些人几乎就要接受福音。几乎并未成功,几乎亦然失败,几乎得救,功亏一篑,“何等可哀!何等可哀”。何不立即信靠基督?祂必接纳你,拯救你;并要永远保守你。

 

想做测验,按此开始

提交评论/问题


安全码
刷新


你的位置 课程 新约课程 使徒行传 第十一课 向该撒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