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五課 牆上的字

(但以理書第五章)


自尼布甲尼撒死後,巴比倫的榮耀逐漸沒落(563B.C.)。巴比倫王以未米羅達(Amel-Merodach)統治約兩年至三年(王下二十五27),他被暗殺後,王位由的他妹夫尼立沙利薛(Neriglissar)繼承,他統治四年後,他年幼的兒子拉巴西米羅達(Labashi-Marduk)繼位,在位不到九個月便被一群祭司罷免,最後由一位誠信將軍尼波尼度(Nabonidus)登上寶座,他統治直至巴比倫覆亡於公元前539年。他的征服者讓他終老。

但以理沒有提及以上發生的事件,他只指出伯沙撒是巴比倫最後一個王,當城被攻破時,他便被殺(五30)。由於但以理與其他歷史資料表面所記載的有差異,自由主義的學者便抓住機會抵毀聖經的真實,甚至認為伯沙撒的名字是純粹虛構的。後來,古代的石碑的出土,發現伯沙撒與尼波尼度的名字聯繫在一起,有證據顯示尼波尼度在亞拉伯度過他後期的統治,那些以科學的名義拒絕聖經,將帶來自己的蒙羞,因為科學會糾正它自己和證實聖經。但以理沒有提及尼波尼度,他卻記載伯沙撒賞賜但以理,使他位列第三,不是第二,統治他的國(五7,16,29),伯沙撒自己才是第二位統治者。

在但以理五章2和18節,伯沙撒的父親是尼布甲尼撒。這裡保持了當時東方的習俗,顯示伯沙撒是繼承人,很可能是尼布甲尼撒的兒孫(耶二十七6-7)。另外有一些歷史記錄,說尼波尼度是伯沙撒的父親,尼波尼度可能娶了尼布甲尼撒的女兒公主,將自己和他兒子列在尼布甲尼撒那條線上,又或是他收養尼布甲尼撒的孫作為他的兒子,確實的關係並未清楚。

A.褻瀆的聚會(五1-4)


伯沙撒與群臣共宴,瑪代和波斯正鋪設圍攻巴比倫,但有堅固的城牆護城,古希臘的歷史學家Herodotus在公元前450年曾參觀這城,他說城牆200肘高(約330呎或100米),和50肘闊。難怪王並不懼怕,信以為十分安全,傲慢自大的他,吩咐人將耶路撒冷殿中所掠的金銀器皿拿來。於是千人的宴會正式開始,並用這器皿飲酒,讚美金銀銅鐵木石所造的神。伯沙撒並不滿足對城牆外的軍隊的無視和嘲弄;他一定也用褻瀆的方式嘲弄真神,卻不知道這是就他在地上的最後一晚。


人指頭的出現(五5-16)


王看見有人的指頭在牆上寫字,就變了臉色,心意驚惶,腰骨好像脫節,雙膝彼此相碰(6)。王此乎知道這是死亡的訊息,不過他仍然找人講解,卻找不到,後來王后建議王傳召但以理,但以理在尼布甲尼撒死後已失去了地位(10-12),王答應但以理若他能講解和讀這文字,便賜他財富和權力(16)。


但以理的訓斥(五17-24)


但以理的訊息,比對他在第四章給予尼布甲尼撒的有很大的分別。這一次並沒有預先警告,給予他悔改的機會(比較四章29節的「過了十二個月」,和五章30節的「當夜」),也沒有施予憐憫(比較四章27節),這是因為尼布甲尼撒所遭遇的事,他都知道(22節,「你知道這一切」)。伯沙撒卻不理會這些教訓,竟向天上的主自高,使人將他殿中的器皿拿到他面前,用這器皿飲酒,又讚美那不能看、不能聽、無知無識金銀銅鐵木石所造的神(23);神在天上卻知道。

但以理對王說:「神手中有你氣息,和管理你的一切行動,你為何沒有將榮耀歸與祂?」(23)因此從神那裏顯出指頭來,寫這文字(24)。


文字的講解(五25-29)


文字是用巴比倫的語言,迦勒底或亞拉伯文寫成(看第二課)。如希伯來文一樣,這些文字是沒有母音,但以理需要加上母音,讀出文字才能講解。他大聲讀出牆上所寫的文字(25):

「彌尼、彌尼、提客勒、烏法珥新」

“MENE, MENE, TEKEL, UPHARSIN”

然後他解釋每一個字。第一個字,彌尼MENE,是一個動詞「去數算」;但以理講解第一個彌尼是「神已經數算你國」,意思是〔神已經數算它的年日期間。但以理講解第二個彌尼MENE是「神已經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意思是數算己經完結,你的時間被耗盡(26)。

另一個字,提客勒TEKEL,意思是「稱」(27);但以理的講解是,「你被稱在天平裏」,就是偉大審判的神,祂要按著我的認識和責任審察我。

但以理給提客勒第二個解釋,對應先前彌尼的兩個解釋。他將母音改變,使TEKEL變成另一個希伯來字TEKAL─「輕」,意思是不夠重量使秤挑起。但以理將TEKAL翻譯成迦勒底文字使王可以明白,他對伯沙撒說:「你被稱在天平裏顯出你的虧欠」(27)。就是伯沙撒不單被神稱在天秤上,同時發現他達不到神所要求他的。比較羅馬書三章23節,「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和詩篇六十二篇9節。

但以理讀的最後一個字是UPHARSIN(五25)。「U」意思是「和」;PHARSIN是「分裂」,動詞裡的一個複數分詞(plural participle),這個字的意思是「分裂」,或是「碎片」。但以理用單數(singular form) PERES作為他的解釋(28),「你的國分裂」。再一次,但以理加上另一個解解:他放上另一組的母音代替牆上的字,使PERES變成PERAS,現在他找到「波斯」這個字。巴比倫就是給波斯和它的同盟瑪代國所滅。

總結,牆上的字可以讀成:

「數算,數算,稱,分裂」

講解成雙重的意思,它變成:你國的日子被「數算」和「耗盡」;你被「稱」在天秤上,並發現「虧欠」;你的國要「分裂」給「波斯」和瑪代。


巴比倫的滅亡(五30-31)


這夜城被傾覆,伯沙撒被殺。古希臘歷史學者說,敵人由流入巴比倫的幼發拉底河的河潛入;另一些資料認為城門由裡面被打開。但以理並沒有提及城被攻破的詳情,只告訴我們,瑪代人大利烏成為統治者。巴比倫國─尼布甲尼撒的金頭,終於結束。

B.對個人的挑戰


同樣地,我們現今正處於宴樂、褻瀆和淫亂的世代,神的靈就不永遠住在人的裏面(創六3)。留心檢查自己,你是否個人已接受耶穌基督為你的救主?你有沒有認罪悔改?若是你未能確定自己是否得著救恩,你應現在跪下,承認自己的罪,接受耶穌為你死,付上了罪的代價(約一12,林前十五3),「現在正是悅納的時候、現在正是拯救的日子」(林後六2),切勿像伯沙撒,要及時。

一首古老詩歌寫得很好:


要及時

時光迅速地滑走,死亡審判快臨近;

奔向耶穌兩手,要及時;

哦!我求你計算代價,轉瞬就到死亡線

你靈失喪地獄裡,要及時。

 

C.預這的重要性


對神漠不關心和安全的假像,成為大災難前這段日子的標誌。伯沙撒描繪瘋狂宴樂的世界,並不察覺審判的逼近。

帖前四13-五11節

新約類似的經文,記載在帖撒羅尼迦前書四章13節至五章11節。這段經文形容要來的災難為「主的日子」(五2),「災禍忽然臨到」(五3),和「受刑」(五9);主的日子臨到未信的人,好像夜間的賊一樣(五2),他們好像伯沙撒,享受罪中之樂(「夜間醉」五7);以為「平安穩妥」(五3),以致對將來的審判漠不關心,但「他們絕不能逃脫」(五3)。

但這日子臨近,對於在地上信主的人又如何?那日子不會像賊一樣突然來到(五4),因為神不是豫定我們受刑,乃是豫定我們藉著我們主耶穌基督得救(五9)。在大災難尚未開始時,真實的信徒會被「取去」或「被提」,「被提」記載在帖撒羅尼迦前書四章16-17節,基督必親自從天降臨,我們被提到雲裏,在空中與主相遇,祂必帶我們到天上,就是現今祂為我們所豫備的(約十四2-3),祂必在普天下人受試煉的時候,保守我們免去試煉(啟三10)。

留意在帖前四章13至五章11節,唯一一段安慰已死的信徒,他們的身體「睡」在墳墓裡(四13),另一些基督徒活著還存留到主降臨(四15),在被提時,那在基督裏死了的人必先復活(四16),而活著還存留(未死)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裏,在空中與主相遇(四17)。

整段經文以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9-11節,重申這些真理作總結:「因為神不是豫定我們受刑(主的日子,在五章2節),乃是豫定我們藉著我們主耶穌基督得救(被提);祂替我們死,叫我們無論醒著(活著的信徒)睡著(已死的信徒,在四章13節),都與祂同活。」

這訊息是為使我們得著指望而寫的(四13,18),叫我們得著勸慰(五11);安慰並不止於免去大災難,更因為我們可以和那些死了的信徒聯合。

留意「一同」在第四、五章是多麼的重要:

「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裏,在空中與主相遇」(四17)。

「祂替我們死,叫我們無論醒著睡著,都與祂同活」(五10)。

帖後二章1-8節

帖撒羅尼迦後書二章,教導我們「被提」是發生在大災難之前,「被提」是保羅主要講論的題目。「弟兄們,論到我們主耶穌基督降臨,和我們到祂那裏聚集」(1),基於被提作懇求,使徒繼續說:「我勸你們,無論有靈、有言語、有冒我名的書信,說主的日子現在到了」(2節,一些翻譯為基督的日子)。這日不會來臨,直到「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顯露出來.他是抵擋主,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裏,自稱是神」(3-4)。這「大罪人」(希臘文是「不法的人」),是世界最後的獨裁者,這殘害的暴君,常在但以理書出現,我們將在第八課查考他褻瀆神的殿,「除掉常獻的燔祭」便是其中一部分(八13)。他逼迫以色列人,激起神的發怒,而帶進主的日子。

有其他事情將在此事之前發生,保羅繼續:「現在你們也知道那攔阻他的是甚麼」(6),他提及之前所教導的(5)。有很多學說提供有關那攔阻的力量是甚麼,但很少人解釋保羅為何要把「到祂那裏聚集」(1)這件事聯起來,就是這個關鍵;那攔阻的就是教會。神的子民在世上有「潔淨」世界的作用(太五13-16),正因為神的教會在地上,神的審判便遲延(比較創十八20-26)。當教會被提後,邪惡將完全顯明。

聖靈擔當了攔阻的職責,因祂住在教會內(林前三        16,十二13);和在帖後二章7節,「那」攔阻(6)變成一個人物,「現在有一個攔阻的」(“He who now restrains”),將會「被除去」。當聖靈的居所(教會)被提,祂也隨之而去;雖然祂可以像在五旬節般介入人中,但祂在教會所供應的會被帶走。「那時這不法的人,必顯露出來.主耶穌要用口中的氣滅絕他、用降臨的榮光廢掉他」。

 

想做測驗,按此開始

提交評論/問題


安全碼
更新


你的位置 課程 舊約課程 但以理的一生和預言 第五課 牆上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