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十課 監督

如果不考查神為教會屬靈的照管所作的預備,對教會真理的研討就不全面了。我們會發現,這些工作是由被稱作監督或長老的人來完成的。開始時,我們要弄清楚幾點。

什麼是監督?


首先,我們必須對新約中監督的概念,以及如今這個頭銜之間作出區分。在使徒時代的教會裏,監督不過是地方教會中幾位成熟的基督徒,特別照顧教會的屬靈益處。今天在教會體制中,監督成為一種被委任的高級職務,許多教會都在他的管轄之下。伯恩斯說︰「新約中監督這個詞從來都沒有如今所理解之主教的意思,無論是在這裏(提前三),或是在新約其他各書卷,監督都不是管理一個主教轄區,而區內包含許多地區教會。」(註一)

在新約聖經中,長老不是在神和人之間作中介的。當保羅寫信給腓立比教會說︰「……寫信給基督耶穌裏的眾聖徒,和諸位監督、諸位執事。」神的靈把監督列在第二位而不是頭位,也許這是對將來可能產生的這種虛構所作的預警。

在新約聖經中,完全沒有官階品位的觀念。不但沒有頭銜響亮的顯赫職位,反而向我們指出在神百姓中間謙卑的服事。所以我們讀到︰「人若想要得監督的職分,就是羨慕善工。」(提前三1)監督是一個工作,而不是顯赫的職位。

最後,我們通過引介的方式注意到,「監督」(bishop)、「長老」(elder)、「監督」(overseer)和「長老」(presbyter)這些用詞,在新約中指的是同一人。以下的經文比較,可作說明。使徒行傳二十章17節提到教會的「長老」(elders)。英文聖經英文修訂本邊註指出,這個詞與 “presbyters”是一樣的。又使徒行傳二十章28節,長老被稱作監督(overseers)。英文聖經英文修訂本把這個詞譯作bishops(監督)。提多書一章5節,保羅吩咐提多設立「長老」,接著(第7節)進一步指出作監督的資格條件,表明長老和監督是相同的。

監督/長老是如何揀選出來的?


現在我們考查監督如何揀選和指派。從前面的分析看出,只有神的聖靈才能使一個人成為監督(徒二○28)。教會可以舉行隆重的聚會來任命監督,但是他們的表決沒有使一個人裏面生出作監督的心。聖經所立的規矩應該是這樣的︰神使一些人成為監督,然後當他們出去作工時,教會認出他們是受神差派的監督。

如果有人分辯說保羅和其他人也任命長老(徒一四23;多一5),我們要指出這情況是在新約聖經寫成給眾教會之前的事。在長老資格的問題上,由於缺少書面的教導,眾教會只得倚靠使徒和使徒所委派的人。另外還要指出,保羅從沒有在初次來到一家教會時就設立長老。反而他給由神選立為長老的人充裕的時間,讓他們的事工把他們顯明出來。然後他才指出他們,交託教會來認可。

作監督/長老的資格條件


聖經清楚陳述真正作監督或長老之人的資格條件,沒有令我們生半點疑團。在提摩太前書三章1至7節及提多書一章6至9節可以看到到,總括如下:

首先,監督必須無可指責。就他的名聲而言,他必須是無可非議的。這不是說他必須是無罪的,而是必須無可指摘。如果對公開指控得到証實,他就應該退去擔當監督的職分。

其次,他必須作一個妻子的丈夫。有人理解這話的意思是,他必須是已婚的男人。有人也看出,這話是嚴禁多配偶的人作長老。我們十分肯定,後一種意思是正確的,但是把前一種看法當作定論卻是困難的。

再者,他必須謹慎。英文聖經英文修訂本指出,這意思是要有節制。他一定不可是毫無節制的人。有人覺得,有些人很難凡事節制,總會走向極端。這些人在教會裏,但他們不可作監督。

長老必須自守,或者意念清晰。他必須用自己的生命來見證,基督信仰並不是一種令人愉悅的消遣,或者是無聊的瑣事。長老要為永恆的事而爭戰。

他必須端正,或者更恰當地說「守規矩」。漫不經心或者行事草率,不能使人成為按規矩在家裏作服事的人。

我們讀到「樂意接待遠人」。他的家應該向神的百姓開放,像拉撒路、馬利亞和馬大在伯大尼的家一樣,是主耶穌喜歡居住的地方。

監督應當善於教導。也許他並不一定是位令人矚目、得著聖靈恩賜的教師,但他完全能熟練地掌握聖經,以便幫助神的百姓,解決他們提出的問題。

他一定不可因酒滋事,或者像其他譯本的翻譯,他一定不可是吵鬧的人。兩者的關係十分緊密。一個人不能控制自己的慾望,必然配不上教會裏受託的職分。

他一定不可打人。這話的字面意思是他一定不可向別人使用暴力。比如說,毆打僕人與長老的身分不符。

他不可貪圖不義之財。真正的監督都明白,金錢是為主和增進祂的權益而使用的。貪婪和貪心的基督徒,與真理相違。

他必須有耐性。他的主是溫柔的,僕人不可超越他的主人。溫柔和忍耐在世界上也許不是才德,但在神的國卻是。

他必不可是一個好爭吵的人。有人總想為無關宏旨的事挑起爭論。長老不可這樣。

他不可貪婪。貪婪的人想望得到神不曾打算賜給他的東西。貪婪與偶像崇拜一樣,因為它使人的意願凌駕在神的旨意之上。

長老必須好好管理自己的家,叫自己的兒女凡事端莊順服,成為信主的人,不被人指控放蕩不守規矩。這個條件明顯是必須的︰「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會呢?」(提前三5)

他一定不可以是「初入教的」。這暗含在「長老」這個稱謂中了。靈命的成熟是必不可缺的。一個人也許年紀老邁,但因為作基督徒的年日尚淺,所以不能勝任屬靈監督的工作。最危險莫過於初入教的人因為驕傲而得意洋洋,落入魔鬼所受的責罰中。

他必須在教外有好名聲。世人應該看得出,他是一個有著基督徒性情和品格的人。

他必須不任性、不暴躁、喜愛良善的事,他必須公平、聖潔。最後他還必須堅守所教真實的道理。就是說,他必須捍衛真道。

總括長老必須具備的條件,可以說,他必須自制,必須管理自己的家,必須是個為神的真理力爭的人。

應該注意到,聖經沒有說長老必須是受按立的神職人員。聖經沒有說他必須有大學文憑。聖經沒有說過他必須是個成功的商人,沒有說他在社會的顯赫地位是要緊的,沒有講過他個人的外表或銀行存款的多少。也許他是駝背弓腰、身材矮小、一貧如洗、年紀老邁的街道清掃工人,但是在神的教會裏卻是一位長老。讓我們認認真真地反複思想這個問題。毫無疑問,對如今教會最大的打擊之一,莫過於認可一個人作長老,但這人卻不具備屬靈的素質。一個人因為在生意上取得的成功,即便他的靈命匱乏,也被推舉到教會的領導地位上,結果金錢可以購買的財貨大大加增了,但是教會卻完全喪失了屬靈的能力。

監督/長老的職責


長老的職責是什麼呢?首先他必須餵養神的群羊(彼前五2;徒二○28)。這些都要靠傳揚神的話語才能做到,指的不一定是公開傳信息,但也許是挨家逐戶的探訪。

其次,他必須要作監督的工作。彼得說︰「務要……照管他們。」(彼前五2)這話是甚麼意思呢?後隨的經文解釋其意思,以及所沒有包含的意思。這不意味著勉強的服事,必須是自願的服事。這不意味著為獲取錢財而勞力,不是為取不義之財,乃是出於樂意的心。這不是對神的產業作威作福。長老不是專制攬權的獨裁者,不是嚴厲苛刻的監工,也不是高不可攀的老闆。乃是要給群羊作榜樣。長老必須牢記,好牧人不去驅使群羊,乃是引導他們。一切在大牧人之下的牧者,都要這樣。從人的觀點看,教會把權柄集中在人身上,命令從「總部」發佈出來,服從帶著接受命令的性質。這是更容易的。但不是神的道路。長老監督教會,是靠著給群羊作榜樣。

實際上,長老為教會定下基調。如果那召會的長老是敬虔人,讓主在自己生命中居首位,反照出主耶穌的恩典,人們就能看見一個健康、屬靈的教會;相反,那裏的長老沉迷於世俗的事務,對外界的利益津津樂道、忙忙碌碌,以致沒有時間讀經或禱告,人們就看見群羊出現了冷漠和死寂的狀況。

再者,長老被吩咐要扶助軟弱的人。「我凡事給你們作榜樣,叫你們知道,應當這樣勞苦,扶助軟弱的人,又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說︰『施比受更為有福』。」(徒二○35)從上下文看出,他們隨時應當靠供給來扶助有缺乏的人。這實在是一件有益的事。他們不應靠群羊為生,乃是與群羊分享他們的生命。

最後,長老應當責備人、警誡人、勸勉人(提後四2;多一13;二15)。只要是與真道違背的事,都應當全力警誡。厭煩純正道理的人必須受到責備和規勸。長老必須熱心為真道打仗。

教會應當以甚麼態度對待長老?從提摩太前書五章17至18節可以清楚看到,一些長老得到教會在資財上的照顧。「那善於管理教會的長老,當以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勞苦傳道教導人的,更當如此,因為經上說︰『牛在場上踹穀的時候,不可籠住牠的嘴。』又說︰『工人得工價是應當的』。」

有人為自己的供應而作工,也是同樣清楚的。保羅自己就是一個典型的例證(林前四12)。

此外,長老不應責罵,而是要像父親一樣勸說(提前五1)。除非在兩、三個見証人面前,否則基督徒不應當接受對長老的指控(提前五19)。

另外,監督還應當記念、認可,並且服從。「因他們所作的工,用愛心格外尊重他們。」(帖前五13)「從前引導你們,傳神之道給你們的,你們要想念他們,效法他們的信心,留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都是一樣的。」(來十三7-8)

最後,我們要留心給監督的賞賜。「到了牧長顯現的時候,你們必得那永不衰殘的榮耀冠冕。」(彼前五4)

 

想做測驗,按此開始

 

註:


一. Barnes, Albert, Notes on the New Testament (London: Blackie & Son, N.D.), Vol. VIII, p.155.

提交評論/問題


安全碼
更新


你的位置 課程 專題課程 基督愛教會 第十課 監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