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一課 試煉與試探

(雅各書一1-17)

說明

為達到寫本書的目的,雅各深度的引用主耶穌的山上寶訓,這可從下列的對照中,輕易的看出來:

主 題

雅各書

馬太福音中的

相對經文

苦難

2,12;五10

10-12

禱告

5;四3;五13-18

6-13;七7-12

專心

8;四8

22,23

財富

10-11;二6,7

19-21, 24-34

憤怒

19,20;四1

22

律法

25;二1,12,13

17-44


主 題

雅各書

馬太福音中的

相對經文

只是自以為

26-27

1-18

至尊的律法

8

12

憐憫

13

7

信心與行為

14-26

15-27

根與果子

11-12

16-20

真智慧

13

24

使人和睦的

17-18

9

論斷人

11-12

1-5

生銹的財寶

2

19

起誓

12

33-37

 

在本書信中常論到律法;它稱之為「全備的律法」(一25)「至尊的律法」(二8)「使人自由之律法」(一25)。雅各並不是告訴讀者,要活在律法之下才能得救,或說律法是生活的規範。而是:引用部份的律法,來指引活在恩典之下的人行義。

雅各書與箴言書有許多相似之處。它們的風格同樣是:優美、活潑、生動,且難以概述,並經常出現「智慧」一詞。

雅各書的另一個重要詞語是「弟兄」,它出現十五次,這提醒我們,雅各是寫給眾信徒的,有時似乎也對未信的人說。

從某些角度來說,雅各書是新約聖經中最具權威的。因為雅各發出的命令比任何作者都多,在短短的108節中就有54個命令。

 

問候(一1

作者的自我介紹:作神和主耶穌基督僕人的雅各。到底是那一個雅各?新約聖經中提到好幾位,我們無法確定寫這封信的是那一位。大部份的福音派基督徒假定是主的弟弟(太十三55;可六3)雅各寫的,不過,我們無法確定。值得高興的是,這毫不影響本書信的啟示、及它可以讓我們得到的益處。

如果作者正如我們所假設的、是主的弟弟,那麼,在他的生命中,一定發生過一次奇妙的轉變,因他曾經不相信主(約七5)。也許,他曾經跟別人一般見識的,說耶穌顛狂了(可三21)。 然而,主耐心所播種的真道種子;縱然無人接受,祂仍繼續耐心地教導神國的偉大真理。終於,種子在雅各的生命中紮了根,結果產生了巨大的改變。懷疑者成了僕 人,而他也不諱言之。他說自己是神和主耶穌基督的僕人,正確地把神和主耶穌擺在同等的地位上;因為他尊敬子如同尊敬父(約五23)。雅各清楚明白「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可六24),他卻稱自己是神和主耶穌基督的僕人,這並不矛盾,因為父神跟子神是同等的。

信是署名給「散住十二個支派之人」的,這些人生來就是猶太人,屬於以色列十二支派。因著以色列的罪,百姓從本國被趕散到馬其頓各國。最早的驅散發生於主前721年,當時的十個支派被亞述帝國俘擄,而其餘的支派則被巴比倫帝國俘擄了,到主前586年,以斯拉與尼希米時代,有些人回到本土,但僅是少數餘民。

在五旬節當天,世界各國的虔誠猶太人,都到訪耶路撒冷(徒二5),這些人可以稱為分散的猶太人。後來又發生了猶太基督徒分散的事;在使徒行傳第八章1節我們讀到早期的猶太裔基督徒,因掃羅的迫害,而分散到猶大和撒瑪利亞各處。這次的分散,再次指著信徒被趕散到腓尼基(腓尼西亞)、居比路、安提阿的事。因此,雅各寫信的對象,可以是任何一次危機中被分散了的猶太人。

由於所有真信徒,在這世上都是寄居的、是客旅(腓三20,彼前二11),所以,這封信雖然不是直接寫給我們的,卻可以應用到我們身上。

比較費解的是:到底雅各指的是非基督徒的猶太人、或已歸向基督的猶太人、或包括信與不信的猶太人呢?基本上,作者似乎是寫給真正重生的信徒(一18),但是許多時候似乎是對著假基督徒或未信的人講的。

 

試煉與試探(一2-17

在本段中雅各談論試煉這個主題時,以兩種不同的意思來用這個詞;在2-12節中所提到的試探,我們可以稱之為聖潔的試煉或困難,是神所預備的,可試驗我們信心的真實性,使我們能更像基督。另外,在13-17節中提到的是不聖潔的試探,來自內心的,會引致我們有可能犯罪。

 

a. 聖潔的試煉(一2-12

基督徒的生命中充滿著問題,它們不邀自來、不期而遇。有時單獨而來,有時禍不單行,躲都躲不掉。雅各不是說:「你若落入試探」,而是:「你們落在……」,我們永遠躲不掉的。問題是:「我們要怎樣面對它們」?

在面對生命中的各種試驗與試煉時,有幾個我們可以採取的態度。我們可以用輕視的心理反抗(來十二5),誇口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奮戰致勝;此外,也可以在壓力下灰心或放棄(來十二5)。我們說:「有什麼用?該怎樣就會是怎樣。」,反正是命運。這使得我們懷疑主的眷顧,使得我們因困難而埋怨、不平。這就是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章10節警誡我們要對付的。我們可以沉溺在自憐當中,一心只想自己,設法得到別人的憐恤,或是藉這些困難與生命中的困頓來鍛煉自己(來十二11)。我們可以很實際的說:「神讓這些試煉臨到我,一定有祂的美意,雖然我不明白祂的目的何在,但我要嘗試去找出它,我願讓祂在我生命中成就祂的旨意。」這是雅各所想要教導我們的。「我的弟兄們,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別抗拒!別灰心!要喜樂!這些困難,都不是一心想要毀滅你的敵人,而是來幫助你發揮基督徒品格的朋友。

神 嘗試在祂每一個兒女身上,培養出基督的形像。這過程需要有苦難、挫折、困惑的參與。聖靈的果子,無法在全然陽光普照時長出來;一定也要有雨水和黑雲。試煉 從來不會是愉快的;它們似乎都很困苦和難以茍同。但後來卻為那經練過的人,結出平安的果子,就是義。我們常聽到基督徒在經歷一些重大危機之後說:「實在難 以應付,但不論拿什麼來交換,我都不願放棄這些經歷。」

雅各說到「信心的試驗」(一3)時,他形容信心,如同貴重的金屬,受試金者(神)的熬煉,看看它的純度如何。金屬要受逼迫、疾病、苦難、憂傷之火的熬煉。

雅各提醒我們,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出「忍耐」,比此處用的「忍耐」 有更恰當的詞是「堅定」或「剛毅」。當我們的信心經過了試驗,就變得堅強,能以面對未來的困難。我們可以比喻這個過程如同一顆暴露在寒冬狂風中的樹,狂風 的壓力使得根更深的往下紮,於是樹就變得強壯了。沒有困難,培養不出忍耐。即使一般人都明白,困難可以使一個人的人格堅定。著名的企業家查理斯-凱特林(Charles Kettering)有一次說:「困難是進步的代價,除了困難以外,不要給我任何東西,好消息會使我脆弱。」

雅各說:「但忍耐也當成功……」,有時困難臨到,我們會變得氣餒,於是狂亂的縮短試煉。例如:不先諮詢主這件事有何旨意,就倉卒的找醫生, 吞下一大堆藥,為要縮短試煉。這樣做,我們真的會阻撓了神在我們生命中的計劃。而且,可能因著祂在我們身上的特殊旨意未達成,以致我們將要經歷更長的試 煉。我們不應該縮短生命中發揮忍耐之品格的線路。與神合作,我們會變為成熟、完全的基督徒,在聖靈的恩賜上毫無缺欠(一4)。

永遠不要在經歷試探時,沮喪或灰心,因為不會有難倒我們天父的難題。有些困難一生都解決不了,我們必須學習去接受它、去證明主的恩典夠用。保羅曾三次求主移去身上的一個毛病。主沒有為保羅移去,卻給他足夠的恩典忍受(林後十二8-10)。

 

當經歷火的試煉時,必為你開路,

我的恩典,豐豐富富,必供應你;

火燄必不傷你;我的設計只是

燒掉你的渣滓,煉淨你的金子。

 

當我們正面對生命中的難題,而神顯然不打算為我們解除時,我們應當順服祂的旨意。瞎眼的詩歌作家范妮(Fanny Crosby)八歲時寫了這些句子:

 

哦!我是多麼快樂的人呀!

雖然我看不見,

我決定滿足的活在這世上,

我所享受的福氣

是別人享受不到的

我不能、也不要

為眼瞎而哭泣與哀歎

平安得自順服神的旨意。

 

有些生命中的難題,在我們學會了功課之後,就消失了。煉金者一看到祂的影像出現在所鑄造的金屬上,就關掉熱度。我們大多數人,都缺少從神的立足點來看人生壓力的智慧。我們眼光短淺,常被暫時的不愉快所佔據;卻忘記了神不著急的原因,是為要經由壓力來使我們寬廣(詩四1)。

 

我們沒有必要用自己的智慧,去面對人生的難題。在試煉中,若缺少屬靈的洞悉,應當到神面前,告訴祂我們一切的困擾與無知(二5)。所有在試煉中,如此學習尋求神旨意的,都要大 大的得賞賜。而且也不用擔心神會責備他們;當我們肯受教、肯受鍛煉時,祂會很高興。我們都缺少智慧,聖經對生命中所發生的無數問題,並沒有特定的答案,但 神的話確實給了我們一般的原則。我們需把這些原則,應用到每天發生的問題上。因為「屬靈的智慧,就是把耶穌基督的教訓,實際應用在日常生活當中。」

 

我們一定要用信心,毫無疑惑的(一6)來到神面前。一定要相信祂既愛又關心我們,而且 在祂沒有難成的事。我們若懷疑祂的美善與能力,就沒有辦法在苦難中鎮定了。也許我們在前一分鐘會安息在祂的應許上,下一分鐘卻覺得神忘記要慈悲了。我們會 像海中的巨浪,翻到最高,然後落回深淵,反覆無常。這種在樂觀與悲觀當中變幻的信心並不榮耀神。祂不會給這種優柔寡斷、不穩定的人有屬靈的看見的(一7-8)。

 

注意隨後的第5-8節,智慧的源頭是神;是經由禱告而得;每一個人都可以求,是豐豐富富的給,而且不會責備的,重要的條件是:要毫無疑惑的、用信心求。

 

乍看9-11節, 像是在介紹一個全新的題材,或是一段插進去的話。總之,雅各是用特定的實例,繼續談論從神來的試煉這主題。一個人不論貧富,都可以從人生的災難及危機,得 到永恆的屬靈益處。譬如,當一個卑微的弟兄,自覺不滿、又失望的時候,他可以因自己是神的後嗣、是與耶穌基督同為後嗣的真理(一9)而歡喜快樂。他可以因著萬有都屬他、而他是屬基 督的、基督是屬神的、這個真理得安慰。卑微的弟兄無法改變他的卑微景況,沒有理由認定他就是懶惰、或不用心。神認為把他擺在低收入的行列中是合適的,因 此,他就一直在那兒了。若他有錢的話,他或許永遠也不會接受基督。如今他在基督裡,他擁有天上所有的屬靈福氣。他要怎麼辦?脫離他的生活狀況嗎?他應當變 得苦毒、嫉恨嗎?不,他應當接受從神來的這種無法改變的景況,而以他的屬靈福氣為樂。

 

有 太多的基督徒,一生不滿於他們的性別、年齡、身高、甚至生命本身。有棒球天賦的女孩希望生為男兒身。年輕人希望自己年紀大些,年紀大些的則希望能年輕些。 矮個子的嫉妒高個子的;而高個兒的,則希望自己不那麼突出。甚至有人說:「希望我死了!」真是荒謬!基督徒的態度應當是:接受從神來的、我們無法改變的事 實。它們是神為我們命定的,我們應當為神的榮耀、與別人的福祉,而盡量發揮它們。我們應當與保羅同樣的說:「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纔成的。」當我們忘了自己的無能、在服事他人之中迷失了自己時,我們會發現屬靈的人愛我們,是按我們的本相,不是按別的,譬如我們的外表。

 

接著,雅各轉到有錢人。很奇怪的是;他不是說:「讓富足人以他的財富為樂」,他反而說:「富足的人降卑,當以為喜樂」。他同意耶利米書第九章23-24節所說的:耶和華如此說:「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誇口,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誇口,財主不要因他的財物誇口。誇口的卻因他有聰明,認識我是耶和華,又知道我喜悅在世上施行慈愛、公平,和公義,以此誇口。這是耶和華說的。」

 

也許,富足人真的會找到因失去他所擁有的物質財富,而快樂的理由。(一10-11)。也許生意垮了會導致他信主。若他已是基督徒,他可以因財物的損失,而知道在天上,他擁有更美且長存的東西而喜樂(來十34)。世上的財富都必過去,如草上的花(賽四十6)。一個人若除了物質財富之外,別無所有,那麼他的一切計劃都將結束在墳墓裡。雅各以草生存的短暫當作比喻;論述富足人生命的飛逝,以及財富價值的有限。「他在所行的路上就枯萎了!」意思是:「在他所追逐的當中」。要說的是:不論陽光或灼熱的風,都不至影響屬靈的價值。任何使我們斷絕我們對短暫事物之愛、轉而愛慕天上的事物的試煉,就是個化裝的祝福。如是,卑微的升高(一9)、富足的降卑(一10)同樣是恩典。兩者都值得高興。

 

在總結聖潔的試煉的論述中,雅各宣佈,忍受試探的人的福氣(一12):「他經過試驗以後,必得生命的冠冕」。此處的冠冕,不是王者的王冠,乃是得勝者的桂冠,將來要在基督審判台前頒發。這裡也沒有說永生就是忍受試 煉的獎賞,不過那些剛毅的忍受的人,會因這樣的生命而得到尊榮,而且會對天上的永生有更深的享受。在天上,每一個人的杯子都是滿的,只是每一個人的杯子大 小不同,意思是享受天堂的容量不同。無疑的,「生命的冠冕」,是指享受更豐滿的天堂的榮耀。

 

接下來,讓我們把「聖潔的試煉」 應用到我們的生活上。當不同形式的試驗,臨到我們的生活時,我們如何反應?是強烈的抱怨生命的不幸,或為此歡喜快樂的感謝主?是到處宣揚我們所受的試煉, 或是安靜的忍受?是活在將來的盼望中,等待著環境改善;或是就活在現在,要看見神的手在這一切臨到我們的事上到底是如何的。是沉溺在自憐當中,想博取同 情;或是埋首於服務他人的生活中?

 

b. 非聖潔的試探(一13-17

 

接下來的主題轉到非聖潔的的試探(一13-17)。誠如聖潔的試煉,是設計來呈現我們好的一面;非聖潔的試探,則是設計來呈現我們壞的一面。有一件要清楚明白的事是:使你犯罪的試探,絕非來自神(一13)。神是會按著人的信心而試驗人,但祂絕不試探人,使人犯罪。祂自己與惡無涉,祂也不引人犯罪。

 

人總是隨時可以推卸責任。若無法怪罪神,就採用現代心理學的理論,說犯罪是一種病,希望可以免掉審判。可是,罪不是病,罪是一種道德的敗壞,人要為此負責的。有些人甚至想把罪怪到無生命的東西上。但是,物質的東西本身是無罪的。罪並非起源於那些物質。雅各追根朔源的說:「各人被試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慾牽引誘惑的。」(一14)。罪出自我們裡面那惡的、墮落的、沒有重生的本性。耶穌說:「因為從心裏發出來的,有惡念、兇殺、姦淫、苟合、偷盜、妄證、謗讟。」 (太十五19)。

 

雅各在第14節所用的「私慾」一詞,實際上可以是指任何形式的、好的或壞的慾望。這詞本身在道德上是中性的,但在新約聖經中,很少例外的,是被用來描述惡念,這就是此處要談的。第14節比喻慾望如同一個邪惡的婦人,展現她的魅力,誘惑她的掠物。我們每一個人都受引誘,我們都有卑賤的慾念、與不潔的慾望,時常催促我們犯罪。當我們被自己的私慾所牽引誘惑時,我們是否無法抗拒呢?不,我們可以排除一切的罪念,專心致力在純淨、聖潔的事上(腓四8)。同時,在兇猛的試探中,我們可以呼求主,記得,「耶和華的名是堅固臺;義人奔入便得安穩。」(箴十八10)。

 

既是如此,我們怎麼會犯罪呢?答案在第15節「私慾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我們不但沒有排除惡念、反而鼓勵、助長、與享受它。這種默許的行動就像婚姻的行為一般。私慾懷了胎,生出一個可憎的嬰孩名字叫做「罪」。另一個說法是:若我們常想著一件被禁戒的事,久了,我們真的會去做。整個私慾懷胎、生出罪來的生動例證,發生在大衛與拔示巴的事件中(撒下十一1-27)。

 

雅各說:「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罪並非不育的東西,它會生出屬它自己的一群來。「罪生出死來」這話可從幾方面來了解:首先是亞當的罪,給他自己和他的後代帶來肉身的死亡(創二17)。罪也導致永遠的、靈命的死亡,也就是人與神、與福最後的分離(羅六23a)。也指著罪導致信徒死亡,例如,提摩太前書第五章6節說到一個信的、好宴樂的寡婦,正活著的時候,也是死的。意思是:她浪費生命、全然沒有成就神拯救她的旨意。與神沒有團契,對基督徒而言,就是雖然活著也是死的。

 

人落入罪中,怪神不怪自己,是很平常的事。他們向創造者說:「你為何把我造成這個樣子?」,這是種自欺(16節);因為各樣美善的恩賜都來自神(17節)。事實上,祂是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的源頭。

 

雅各形容神是眾光之父(17節)。「父」這個字在聖經中有時有「造物主」的意思(伯卅八28)。因此,神是眾光的創造者、或說來源。但眾光指的是什麼?當然,它包括天上的光體,如日、月、星宿等(創一14-18;詩一百卅六7)。神也是所有屬靈之光的源頭。故我們要以宇宙中,各種形式之光的源頭來看祂,「在祂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神不同於祂所創造的天上光體,它們不停的在變化。也許雅各想到的不只是星、日會衰褪的光芒,也想到它們在轉動的同時,不停的改變著跟地球的關係。變幻無常是日、月、星辰的特色。「也沒有轉動的影兒」也許可以翻成:「也沒有因為轉動而造成的影子」。這有可能是指當地球繞著太陽轉時,投射在地球上的影子。也 可以是指著日、月蝕而言。以日蝕為例,它發生在月亮的影子在地球所落之處。神則全然不同;祂是不變的,沒有轉動的影兒。祂的恩賜如祂一般完美。因此,很難 想像祂會引誘人犯罪。試探來自人本身的私慾本質。

 

讓我們用非聖潔的試探,來檢驗一下我們的信心,我們是否讓惡念在心中盤據不去,或儘速排除它們?當我們犯了罪,是否說是克制不了的?在受誘惑犯了罪時,是否責怪神?

 

想做測驗,按此開始

提交評論/問題


安全碼
更新


你的位置 課程 新約課程 雅各書 第一課 試煉與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