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一課 喜樂的囚犯

(腓立比書一1-30)


一、問安(一1-2)

二、稱讚聖徒(一3-8)

三、為聖徒們的禱告(一9-11)

四、被囚反叫福音興旺(一12-18)

五、保羅的期望(一19-26)

六、請聖徒持守並忍耐(一27-30)

簡介


使徒保羅在第二次旅行佈道途中來到了遙遠的特羅亞,這在基督教宣教史上是個重要的標誌。特羅亞位於小亞細亞的西北角,隔著愛琴海與希臘相對。在一次夜間的異像中,一個馬其頓人呼籲使徒保羅說:「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徒十六9)。使徒保羅隨即改變行程,與提摩太、路加和西拉渡海過到馬其頓去。他們首先在尼亞波利上岸,由陸路抵達腓立比。腓立比在當時是羅馬的駐防城,由羅馬的官員直接統管,其中的居民也享有羅馬公民的權利。

在一個安息日,這些福音使者下到河邊;在那裏恰遇一群聚集禱告的婦女(徒十六13)。其中有一位賣紫色布匹的婦人名叫呂底亞,她是小亞細亞之推雅推喇城的人。呂底亞接待了這群福音使者,從而成為有據可查的歐洲第一位歸信基督的人。


然而,保羅在腓立比的日子不盡是平靜的。有一個被巫鬼所附,能預言未來之事的女人遇見了這班神的僕人,並多日尾隨著他們喊叫說:「這些人是至高神的僕人,對你們傳說救人的道」(徒十六17)。使徒保羅不願意接受被邪靈所附之人的見證,便吩咐污鬼從她身上出去。她的主人們向來因這女子的預言而得財利,現在他們看見所發生的事,就向使徒保羅發怒。他們揪住他和西拉,帶到市上去見羅馬官長。官長吩咐用棍打他們,並把他們下在監裏。


接著在腓立比監獄中所發生的事情是為眾人所津津樂道的。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讚美神。忽然地大震動,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鏈也都鬆開了。禁卒以為囚犯們已經逃走,就拔刀要自殺。保羅制止了他,告訴他說沒有人逃走。禁卒便喊著說:「二位先生,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保羅回答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十六31)。這樣,神的恩惠在腓立比又得到了一場勝利。到了早晨,官長催促保羅和他的同工儘快地離開那座城市;但保羅卻拒絕離開。他指責他們竟向一個羅馬公民施以毒打,又未經公平審訊就把他監禁。經長官一再請求,保羅和他的同工才先去了呂底亞的家裏,然後就啟程離開了(徒十六40)。


大約在十年之後,保羅寫信給腓立比的信徒。當時他正再度被囚,地點不詳;許多人認為這封信是在羅馬寫的,但也有可能在該撒利亞、以弗所或哥林多寫的。腓立比信徒們聽說保羅被囚,就委託以巴弗提帶著禮物和金錢去看望他。以巴弗提完成了使命之後,決定暫時留在保羅身邊幫助他。他在保羅身邊時曾身患重病,幾乎要死;但是神憐憫了他,使他恢復健康。現在他打算回到腓立比他家鄉的教會去,使徒保羅於是託他帶回了這封感謝的信。


這封書信是保羅最個人和最富感情的書信之一。保羅在信中清楚表露出他對腓立比教會的喜愛和尊重。我們在閱讀的時候,就可以察覺到,偉大的使徒保羅與他所建立的這間教會之間,有著十分緊密的聯繫。

問安


一1  在書信的開頭,是保羅與提摩太的聯合署名;這並不表示書信中有一些提摩太說的話。當保羅初次到腓立比的時候,提摩太與他在同往,因此那裏的聖徒也認得提摩太;現在,當保羅寫這封信的時候,提摩太仍和保羅同在。保羅當時已經上了年紀了(門9),而提摩太仍然年輕,這可以說是老少共軛,一同服事一位最好的主人。朱偉慈(Jowett)這樣形容道:「這是春天與秋天的結合,活力與經驗的結合,沖勁與智慧的結合,美好憧憬與成竹在胸的結合。」他們二人都被稱為「基督耶穌的僕人」,因為他們都愛他們的主,加略山上的慈繩愛索把他們與救主基督的事工永遠聯結了起來。


這封信是寫給在所有腓立比的基督徒,包括監督和執事。在這書信中,我們會看見「凡……眾人」、「你們眾人」等字句經常出現。保羅對所有屬主的子民都有一份深厚的愛。「凡住腓立比、在基督耶穌裏的眾聖徒」這句話說明了信徒的雙重身份:按屬靈地位說,他們是在基督耶穌裏被神分別為聖的;按地理位置說,他們住在腓立比。他們同時處在兩個位置上。接著使徒提到了監督和執事。監督是聚會中的長老和守望者,他們牧養神的群羊,並以好的榜樣引導群羊;執事則是教會的僕人,他們主要負責的是教會裏的事務管理,例如財政等等。


在教會中只有三類人──聖徒、監督和執事。如果還有其他聖職人員,保羅應該會提到他;但他只提到了監督和執事(二者都是複數)。在這裏我們清楚看見了初期教會生活的情形:首先是聖徒,然後是在靈性上引導他們的人,接著是辦理他們事務的僕人。僅此而已。


一2  書信裏具有保羅特色的問安中,他願聖徒得蒙恩惠和平安。這裏所說的「恩惠」,與其說是指罪人悔改時所蒙的恩典,不如說是在信徒需要之時,來自施恩寶座的隨時的幫助(來四16)。同樣地,保羅所說的「平安」也不只是與神和好(那是他們已經得著了的),而是因著祈求和感謝而得到的神所賜的平安(四6-7)。這些福份都來自神我們的父和主耶穌基督﹗這裏我們看見使徒尊崇聖子,正如尊崇聖父一樣(約五23);無疑,在他眼裏,耶穌基督是神。

稱讚聖徒(一3-8)


一3  保羅在這裏湧出一首感恩的頌歌──這對保羅來說已經不是新鮮事了。保羅和西拉頭一次到達腓立比時,那裏監獄的四壁就曾迴盪著他們的歌聲。他在寫這封信時,可能正身陷羅馬的囚牢,但他仍然歌唱。好一個「在夜間歌唱」的不屈不撓的保羅﹗每當想起腓立比的信徒,保羅的心中就充滿了感恩。不但因為他們是他屬靈的兒女,也是由於他們在許多方面都堪稱教會的典範。


一4  他每次為腓立比教會禱告時,總是喜樂的。對他而言,為他們禱告是一件樂事,而不是沉重的負擔。我們從本書以及保羅許多其它的書信中得知,他是一個勤於禱告的人;這一點足以讓我們知道神為甚麼會重用他。我們想到他去過那麼多地方,認識那麼多信徒,就會感到驚訝──他竟然能對所有那地方的人都保持這樣深切的關懷。


一5  保羅的感謝有一個特別的理由,就是他們「從頭一天直到如今」都「同心合意的興旺福音。」他所說的「同心合意」可能包括了錢財上的援助,也包括禱告上的支持,以及全心委身在傳福音的事工上。


保羅提到「頭一天」,我們就不禁想到,當這封書信在腓立比教會公開宣讀的時候,當年那位信了主的獄卒不知是否依然健在;如果他還健在,那麼當保羅提及自己最初把福音帶給腓立比人之事的時候,他的心中一定會浮想聯綿。


一6  保羅想到,這些信徒的生命有良好的開端;他也確信,神既然開始了這工程,也必定要成全。


這裏的「善工」可能指他們得著救恩之事,也可能指他們參與興旺福音的工作。「耶穌基督的日子」是指當主再來之時,要把他的百姓帶到天上去;這也可能包括了基督台前的審判,那時各人的工作都要受到神的評核和賞賜。


一7  保羅覺得,為腓立比人感恩是應當的,他們怎樣忠心地站在他身旁,保羅仍然記憶猶新。無論是在獄中,或是在「辯明證實福音」的旅程中,他們都敬重他、支持他。莫法特(Moffatt)將這節經文翻譯為:「我這樣看你們是自然的,因為無論在我被囚時,或在我辨明證實福音的時候,我總會記起你們與我一同在神的恩典中有分。」


「辯明福音」是指回答反對者的質問;「證實福音」是指堅固已接受福音之人的信心。溫尼(Vine)說:「福音能擊敗它的仇敵,也能堅固它的朋友。」


「你們都與我一同得恩」一句中的「恩」是指:在面對嚴峻逼迫時,從神而來的力量(人不配得到的力量),來繼續推展主的工作。


一8  他們忠心的參與令保羅渴望再見到他們。他「體會基督耶穌的心腸」,切切地想念他們。這一點神可以作證。我們想到,保羅生來是猶太人,現在卻是寫信給外邦人。由此可見,他的愛心是多麼偉大。神的恩典化解了歷代的仇視,現在他們在基督耶穌裏都合而為一了。

為聖徒們的禱告


一9  從這節中我們看到使徒保羅開始為眾聖徒禱告。那麼,保羅為著他們向神禱告些甚麼呢?他是求神讓腓立比信徒更加富有嗎?更加舒適嗎?抑或是從禍患中得著自由呢?不,都沒有﹗保羅是懇求神讓腓立比聖徒的「愛心在知識和見識上,多而又多。」這句經文從字面上來看比較難懂,它是甚麼意思呢?首先我們應當明白,作為一個基督徒,他生命中最基本的目標,就是要愛神並愛我們周圍的人;但愛心並非純綷出於情感。在事奉主的實際環境中,我們必定用上我們的智慧和見識;否則,我們所付出的往往徒然。所以保羅在這裏的禱告,不僅要叫腓立比聖徒能彰顯基督的大愛,也使他們在知識和各樣的見識上實踐他們的愛心。


一10    充滿智慧與見識的愛心使人更能夠清楚分辨事情。在日常生活當中,我們遇上一些事情是好的,又有一些事情是更好的。很多時候,「好的事情」成了「更好的事情」的攔阻。在實際事奉中,我們應當明白二者之間的區別。得蒙啟發的愛,能夠使他們避免有問題的事情或明顯的錯誤。保羅在這裏還求神使腓立比的聖徒能誠實無過,無可指摘,直至主再來的日子。然而「無可指摘」並不表示我們沒有犯罪。每個人都犯了罪,但那些「無可指摘」的人能夠承認自己的過犯,願意完全棄絕罪惡,並且求神饒恕,也向自己所得罪的人求饒恕。若是能行,就賠償人家的損失。本節的「直到基督的日子」和第6節中的「直到耶穌基督的日子」意思大抵相同,指的是信徒被提和信徒的工作接受評核的日子。


一11    使徒保羅最後向神的禱告就是,使信徒「靠著耶穌基督結滿了仁義的果子。」這就是說,因著行出仁義所結出的果子;或者說,一種基督徒活出公義的生命之美德。當然,這些善行的源頭來自耶穌基督,而善行的目的是「叫榮耀稱讚歸於神。」


使徒保羅的這段禱告與以賽亞書六一3那裏的經句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讓我們來加以對比:「使他們稱為公義樹〔結滿了仁義的果子〕,是耶和華所栽的〔靠著耶穌基督〕,叫祂得榮耀〔叫榮耀稱讚歸於神〕。」


史樂民(Lehman Strauss)寫道:「〔果子〕這個詞彙正是表明我們與基督的關係和基督對我們的期望;葡萄樹上的枝子應當結出果子來。」

被囚反叫福音興旺(一12-18)


一12    禱告結束後,保羅開始講述自己的祝福,就是被囚而得的益處。朱偉慈(Jowett)將這一部分稱為「不幸中的大幸」。


使徒保羅要腓立比的弟兄們知道,他所遇到的事,就是自己為主受審和被囚的事,不但沒有叫福音受攔阻,反而使福音更加興旺了。這又是一個奇妙的例證,顯出神如何勝過魔鬼和惡人的詭計,從悲慘的逆境中得勝,從污泥中獨顯超凡脫俗的榮美。世人都是邪惡的,惟神有祂獨一的正路。


一13    保羅在此節先解釋,他所受的捆鎖明顯是因著基督的緣故。這句的意思就是說,愈來愈多人知道,他被下在監裏,完全是為著傳揚和見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而不是因為犯罪或犯法。「我受的捆鎖……是為基督的緣故」這句話的涵義就是:「我為著基督的緣故被下在監裏。」


使徒保羅被下在監的真正原因,是為「御營全軍和其餘的人」所共知的。在這裏他所說的「御營全軍」是指:(1)所有的禁衛軍,也就是在羅馬所有的保衛皇宮的軍卒;或是(2)整個王宮的人。保羅在這裏講述自從被囚,他就成為羅馬帝國中最高層人士的見證。德魯雷(T. W. Drury)寫道:「在羅馬監獄中,這位囚徒的膀臂被鎖在獄卒的身邊,獄卒因此有機會細聽他為基督受苦的故事;翌日,有些獄卒會被調往尼祿身邊事奉。」


一14  本節聖經是相當令人鼓舞的。因著保羅的被囚,在那裏的主內弟兄反而更加放膽地傳揚主耶穌基督的福音和見證主耶穌,並不畏懼。逼迫往往叫內向害羞的基督徒成為勇敢無畏的見證人。


一15-17  有一些人傳揚福音的動機,是出於嫉妒分爭(直到今天,我們仍可以看到許多這樣的人)。另外有一些人傳揚福音是出於好意和純正的動機,他們確實希望幫助保羅。


那些因著嫉妒的緣故而傳揚福音的人,企圖以此使保羅在獄中更加痛苦。他們所傳揚的信息是好的,然而他們的性情卻是敗壞的。「依靠人天然的本性或肉體的力量來傳揚福音信息,是不會起到良好果效的,因為他們是出於自己的血氣,就如怒氣、嫉妒、野心、虛榮和貪婪等。」陶恕(Tozer)這樣教訓我們,在為主工作的時候,我們要隨時反省自己這樣事奉的動機。我們絕對不能為了顯示我們自己的才能,為著某一教派的利益,甚至是為著要駁倒其他基督徒而去傳揚福音。我們應當聽從保羅在本章第9節的教訓,叫我們的愛心在各樣的知識和見識上實踐出來,可以分辨是非。


還有一些基督徒,他們傳揚福音完全是出於單純和誠懇的愛心,也是因著保羅決意捍衛這福音。他們的事奉並不出現自私的心、黨派觀念和殘暴無情的意念。他們清楚地知道,保羅之所以被下在監裏,是因著基督福音的緣故。因此,當保羅還在監裏時,他們決意繼續為主作工。


一18    然而,無論是出於甚麼目的,保羅所看到的是基督的福音被傳開了。他不因著一些人憑著自己的私慾去傳揚福音而灰心失意或忿忿不平。他的眼光放在了福音信息的傳揚上,看見福音得到了兩群人的傳揚,他就滿心歡喜。「他在獄中,被迫遠離自己所愛的工作;其他人則因著他不在此而傷感,但他們仍堅負這工作。他們傳福音乃出於好意,並非出於嫉妒分爭。他的心因此就雀躍歡騰,並與他們一同充滿喜樂。」——開雷(William Kelly)

保羅的期望(一19-26)


一19    本節經文的描述令人倍感鼓舞。使徒確信,藉著腓立比信徒的同心禱告,他終必得救。「得救」這個詞語在新約聖經中有幾種不同的用法:首先,它是指罪人因著信靠主耶穌基督得以永遠脫離罪惡的懲罰;其次,它指的是已經接受基督耶穌的信徒在生活中得以脫離罪惡的權勢;另外,就是指信徒將來從這個罪惡世界中帶往天家;最後,它亦用來指信徒從目前所遇到的一些諸如危險、疾病、被囚等等難處中給帶領出來。保羅在本節中所說的「得救」,指的就是最後一種用法。在這裏他並不是指著他靈魂的得救,而是指著他的肉身從監獄中獲釋。神所用的方法,是要藉著腓立比信徒的代禱和耶穌基督之靈的幫助,使他終究得到釋放。保羅在這裏為那些軟弱的信徒禱告,實在多麼的叫人驚訝!在他來看,他們有足夠的屬靈力量,攔阻羅馬政府的權勢和計劃。


一20  保羅認為,藉著信徒的代禱和聖靈的幫助,他所切慕的事情,就沒有一件會使得他羞愧,並且他也無所懼怕,更直言不諱地為基督作見證。無論羅馬當局法官對他如何判決──釋放或是處死──使徒保羅的心願是要基督耶穌照常在他的身上顯為大。在這裏的「顯」字,即「彰顯」的意思,它並不表示叫基督耶穌更加偉大。祂本身已經是最偉大的那一位,我們沒有任何方法使祂更偉大。此字在這裏的意思是要使萬人都尊基督為大,而且都頌讚敬拜祂。


基督是可以在我們身上彰顯出來的,金爾(Guy King)指出:「因著我們帶著喜樂的見證,我們用嘴唇來顯明祂;因著我們在祂裏面有喜樂的事奉,用雙手來顯明祂;因著我們蒙祂差遣,為祂奔跑,用雙腳來顯明祂;因著我們在祂面前的跪拜祈禱,用雙膝來顯明祂;因著我們彼此背負重擔,用雙肩來顯明祂。」透過我們肉身的死──身體為事奉主而衰殘;肉身給無情的長矛刺透;給石頭打死或是被火燒死——叫基督顯為至大。


一21  在本節中,我們看到了使徒保羅的人生哲學:他不是為著金錢、名譽和其他自己所喜悅的生活,他生活的目標是愛主、敬拜主和為主作工。敬拜基督並為祂殷勤作工。他願意自己的生命能夠活得像基督,又願意基督由他的身上彰顯出來。「我死了就有益處」這句話,是說他死了就能與基督同在,並且永遠像祂。現今我們就是要用這無罪的──被基督寶血洗淨的──心靈服事祂。然而,我們不要以為每個人死了都一定「有益處」。很可惜,現今世代生活的人,似乎是要「為得到世上事物而生活,死亡卻是得著這些益處的盡頭。」朱偉慈(Jowett)說:「對於使徒保羅而言,死並不是經入陰暗的通道。在那裏,我們的財寶不會朽壞,是一個滿有恩典的過程,是一條將他引向光明的通道。」


一22  這一節經文的大體意思是:如果神的旨意是要保羅在肉身活著,那麼他就要為神多結果子,就要幫助神的子民更多。然而保羅自己很難作出選擇(如果他可以選擇的話)或者選擇死,回到他所親愛的救主那裏去,或者選擇活著,繼續為主作工。對他來說,這都是他所心愛的,實在難以挑選。


一23    「兩難之間」的意思是,在這兩種可能之間他實在難以取捨──回到天家與主同在,抑或留在地上繼續作耶穌基督的使徒。按著他個人的意思,他盼望離世與基督同在,這是好得無比的。如果他僅僅是為著個人好處而考慮的話,他當然曉得選擇。


請注意在這裏保羅並不相信所謂「靈魂沉睡」的理論。他認為一個基督徒從離世的那一刻開始,就與主同在樂園裏了。荒唐的是,直至今天仍然有人說成:「活著就是基督,睡了就有益處,」或「情願睡去與基督同在。」誠然,在新約聖經中對於信徒的離世確實有用「睡」這個字的。我們看帖撒羅尼迦前書四14,「那已經在耶穌裏睡了的人,神也必將他與耶穌一同帶來」。但聖經中「睡了」一詞是用來表示信徒死時肉身的狀況,絕不是指著靈魂而言。另外,也請大家注意,不要將信徒的死與基督的再來混為一談。信徒肉體的死亡,是離世到基督那裏與他同在。教會被提時,基督就來迎接我們。


一24    為了腓立比信徒的緣故,保羅有必要仍然在地上存留。任何人都不能不為他這偉大無私的情懷所感動。他所考慮的不是他自己的安逸舒適,而是如何能為基督的事工和祂子民的福祉盡最大的努力。


一25    既然有了這樣的信念,保羅就確信自己不會被處死,而是仍要住在地上,教導、安慰和鼓勵聖徒。那麼保羅如何知道他仍要活在世上呢?我們相信保羅與主的關係是非常親密的,所以聖靈將這樣的旨意啟示給他。「耶和華與敬畏他的人親密,祂必將自己的約指示他們」(詩二十五14)。那些在神的裏面與他親密同住的人,必晝夜思念祂的話語,他能夠聽到從神那裏而來的聲音;如果我們整日忙忙碌碌,心中充滿嘈雜,被現今的事務充塞,那麼即便神有啟示臨到我們,我們也無法聽到;保羅卻與主十分親近。另外,他在肉身活著,希望能夠激發他們在靈裏長進,使他們更加喜樂。這喜樂因他們信靠主而屬於他們。


一26    保羅既然要在地上仍然存留,為主作工,所以,及至他再度去到腓立比信徒中間的那一天,他們要因此而在基督耶穌裏歡樂。你可以想像他們見到使徒保羅時的情景:他們擁抱親吻他,並且滿心喜樂,將榮耀頌讚歸於上主。他們也許會說:「太好了﹗保羅,我們一直在此為你禱告,沒料到那麼快就在這裏再次見面了﹗我們要為著主再次給你回到我們這裏來而讚美祂﹗」

保羅的勸告(一27-30)


一27    保羅在此加上提醒的語句,說:「只要你們行事為人與基督的福音相稱……。」(譯者按:一些聖經版本將「行事為人」翻譯為「談吐」,實際上這裏不僅僅是指著我們的言談,同時也指著我們的舉止。中文和合本聖經裏將這裏翻譯為「行事為人」是合宜的。)這句經文指出我們不僅在言語上,更要在品行和公民責任上活出來。基督徒是應該活得像基督的。作為天國的子民,我們的行為應當有按此體現出自己的身分。所以,使徒保羅在這一點上對腓立比信徒的要求是非常明確的。具體來說,保羅告訴他們,無論他與他們同在或者沒有與他們同在,只要能聽到他們的景況,他都迫切希望知道腓立比教會的信徒有一樣的心志,在基督的真道上站立得穩,為所信的福音,即基督徒的信仰,同心協力。基督徒有著共同的敵人,因此不應互相攻擊,而當聯為一體攻擊敵人。


一28    他們不怕福音的仇敵。「不怕敵人的驚嚇」,在這裏有雙重意義:第一,敵擋神之人的恐嚇,正是他們滅亡的預兆;第二,勇敢地面對敵人的恐嚇,是我們得救的記號。「得救」在原文中用的是將來時態,它指的是那些堅持到底的聖徒從試煉中接回天家,身體、靈魂得贖。「你們的勇敢,標誌著他們的滅亡已經迫近,卻標誌著你們所得之救恩即將成全。」偉謨夫(Weymouth)


一29    腓立比信徒應該記得,因著信服基督而為他受苦是基督徒的特權。傑佛夫‧約翰博士(Dr. Griffith John)曾被一群敵對基督的華裔群眾包圍,並受到他們拳打腳踢。他以手掩面,從他們中間逃離。及後,他發覺自己鮮血淋漓。後來別人在談到這件事的時候說:「他擁有一股興奮莫名的超凡感覺。為為著配為主名受苦而充滿喜樂。」值得注意的是,在基督教這信仰中,就是受苦也能夠達到興奮莫名的境界。「當一個普通的人與那位無限者相交時,即使是一件瑣事,也有神聖的火焰燃燒起來,叫人喜樂和興奮。」十字架使人成為尊貴。


一30    這句經文與上一節經文聯繫起來的意思就是:你們已經得到了為基督受苦的特權,因你們參與爭戰,正如從前我在腓立比時你們所看見,現在又聽見我正在參戰一樣。

 

想做測驗,按此開始

提交評論/問題


安全碼
更新


你的位置 課程 新約課程 腓立比書及腓利門書 第一課 喜樂的囚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