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六課 為阿尼西母求情

(腓利門書8-25)

三、保羅為阿尼西母求情(8-20)


四、結語(21-25)

 

為阿尼西母的請求(第8-20節)


第8節 從本節起,保羅開始敘述本書信的主要目的,即為阿尼西母求情。那麼保羅是如何切入這個主題呢?作為使徒,他完全可以直截了當地對腓利門說:「好 了,我親愛弟兄,你作為一個基督徒,有責任饒恕那個逃跑的奴隸,這是我要求你做的事。」他可以用這樣的口吻來命令腓利門,而腓利門也會照辦的。但這無疑使 善行失去了光芒。


第9節 如果使徒保羅沒有贏得腓利門的心,那麼即使阿尼西母回到了他的府上,還是有可能會遭到冰冷的對待的。 所以,惟有出於愛心的順從,才能使腓利門甘心樂意地接納阿尼西母,並給予他在家中有合宜地位。也許保羅在寫這些話的時候,想起了救主基督所說的話:「你們 若愛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約十四15)。為著愛心的緣故,保羅在這裏情願用謙和請求的口吻,而不願用命令式的口氣。腓利門的愛的見證能否飄洋過海,廣 為傳頌,一直流傳到基督的老僕人,為主耶穌被囚的使徒保羅那裏呢?


腓利門是否會為保羅的年紀和戴在他身上的捆鎖而感動呢?使徒 保羅在這裏提到了自己的兩件事──其一是「有年紀的」,其二是「為基督耶穌被囚的」。我們不太清楚使徒當時的年齡是多少,估計可能是在五十三至六十三歲之 間。這個年齡在我們今天看起來也許並不算太老,但保羅的身體可能是在基督的事工上過度地消耗,以致已經相當衰老了。

現在,他也正在為耶穌基督的緣故被囚在監。保羅提到這些情況,並不是要博得別人的同情,而是希望腓利門在作決定的時候,考慮這些因素。有些聖經版本將這裏的「有年紀的保羅」翻譯為「使者保羅」。雖然似乎後者比較容易打動腓利門旳心,無論如何,二者都是可接受的。


第 10節 在原文裏,本節經文中「阿尼西母」的名字是出現在全句最後的,即:「我請求你,就是為著我在捆鎖中所生的兒子──阿尼西母。」這時腓利門讀到這被 棄的僕人,他必然怒氣全消。我們可以想像,當時腓利門是多麼喜出望外,他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這個「傢伙」竟然已經悔改得救了;而更加令他喜不自禁的是,阿 尼西母竟然是身在獄中的保羅帶領到基督面前的。


基督徒在生命裏,看見神用奇妙和超然的方式來作工,是一件賞心樂事,而這些工作的 果效又往往聚集到了一起,連成一串光彩奪目的金鏈銀網。這是無法牽強地用機緣巧合來勉強作解釋的。起先,使徒保羅帶領腓利門悔改信主;後來,使徒被捕入 獄,並且解往羅馬受審;然後,腓利門的奴隸阿尼西母逃跑了,到了羅馬;繼而,他不知怎麼遇見了保羅,並且也悔改信主了。主人和僕人竟然都是由使徒保羅親自 帶領信主的,卻是在完全不同地方、不同的情形之下信主的。你能夠把這想像成巧合嗎?


第11節 阿尼西母這個名字的意思是「有益 處的」。然而當他從腓利門那裏竊物潛逃的時候,腓利門可能會因受試探而將他稱為無用的渣滓。但保羅此時卻說:「他從前與你沒有益處,但如今與你我都有益 處;」保羅的意思是:「從前他在你所關心的事上與你沒有益處,但現在卻對你我都有益處。」比較來說,這歸到腓利門那裏的奴僕,遠勝昔日偷走的奴僕。在奴隸 制度進入新約時代以後,信奉基督教的奴隸在市場上比其他奴隸的身價昂貴。當今也是一樣,信奉基督教的僱員在工作上,也比其他不信主的僱員價值更高。

第 12節 新約聖經對奴隸制度所抱的態度和立場問題成了本書信的焦點。我們看到,使徒保羅在此既沒有贊成也沒有譴責奴隸制度,他只是叫逃跑的奴隸阿尼西母回 到他的主人腓利門那裏。不過,新約聖經完全地、嚴厲地禁止對奴隸的虐待行為,正如麥蘭倫(MacLaren)所寫的:「在新約時代,基督教從不以政治或社 會的手段來干涉任何事情,但他們卻設立了極具影響力的原則,並讓這些原則進入到人的頭腦中。」聖經提倡的方式不是以強權或暴力來除掉社會上的邪惡勢力。人 類社會中所有不人道的現像均源於人類自身的墮落,而基督的福音恰恰是針對這根本的原因進行突破,在耶穌基督裏,成為新造的人。


客 觀地說,如果僕人能夠歸附於一位良善的主人,這比起他們獲得獨立要更好。這是真的。以信徒為例,信徒的主人就是主耶穌。在這個「主人」的覆庇之下,信徒反 而得著真實的自由。因此,保羅將阿尼西母送回到他的主人腓利門身邊是明智之舉,這並不意味著他對奴隸行了不公正的事。主僕二人皆為基督徒,腓利門有責任以 基督徒的慈愛來對待他的僕人,而阿尼西母也會以基督徒的忠心來服侍他的主人。這樣的相處真是一件美事﹗保羅將阿尼西母稱為「我心上的人」,字裏行間洋溢著 保羅與阿尼西母的深厚情誼。阿尼西母的離去使保羅若有所失。


在結束本節以前,我們注意到,保羅在這裏還提出了一個「物歸原主」的 原則。阿尼西母現在已經得救了,他是否還應該再回到他原來的主人那裏去呢?答案顯然是肯定的。救恩能夠使人免去刑罰,脫離罪惡的權勢,但並不能使人免除人 與人之間的債務。一個人在得救以後,應當將他以前所欠的債務如數結清,並且盡其所能糾正已往所有的過錯。阿尼西母同樣有責任回到他原來的主人那裏去服侍 他,並且要將他或許已經偷竊的財物如數歸還。


第13節 按保羅的心願,他是想將阿尼西母留在羅馬幫助他。對於這位悔改的奴隸阿 尼西母來說,他有很多的事情可以為保羅效力,因為保羅此時是為福音的緣故被剝奪了自由的。同時,這對腓利門來說也是一個機會,可以藉著阿尼西母來幫助在獄 中的保羅。但是如果保羅在告知腓利門並得到他的同意之先便這樣行的話,那就會蒙上污點。


第14節 保羅在此不願意從那位奴僕的 主人那裏強取好處,將阿尼西母留下;在未經過腓利門許可的情況下,他不願意在阿尼西母的事情上擅作決定。縱使是阿尼西母願意為了主的緣故而協助保羅,保羅 也要取得腓利門的同意。如果一件事情是被強制而行的,不是出於當事人的自願和愛心,那麼就算這件事本身是善的,也會因著這樣的方式而失去它應有的美善。


第 15節 如果一個人能以屬靈的眼光來看明眼下的不利處境,便知道這是神以他獨特的方法來成就更大的事,「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八 28)。這樣的眼光標誌著一個人屬靈生命的成熟。當阿尼西母逃跑後,腓利門可能經歷了很深的痛苦和財物上的損失。那麼他是否還願意再見到這個僕人呢?保羅 使他在烏雲中看到了美麗的彩虹:住在歌羅西的那一家人只是暫時地失去了阿尼西母,然而現在他們要永遠地得著他了。這也是對所有基督徒的一個極大的安慰。我 們也許會因著親友的亡故,經受分離的痛苦;但是得到安慰的是,這只是短暫的分離,在天家卻永遠相聚。


第16節 腓利門不僅重新得回了阿尼西母,而且他們的關係也今非昔比了。他們不再僅僅是主僕關係了,阿尼西母現在已經「高過奴僕」,成為主內「親愛的兄弟」了。從今以後,阿尼西母對腓利門的服侍再也不是帶著懼怕而服待,而是出於在主裏的愛心而服侍了。


保 羅剛享受過與阿尼西母在主裏相交的喜悅,但是他不再會在羅馬與他一起。使徒的失去成為腓利門的得著。保羅知道阿尼西母如今與腓利門是親愛的弟兄了,這不僅 是「按肉體說」,也是「按主說」。保羅這裏所說的「按肉體說」是指著阿尼西母在肉身上作為腓利門的僕人要服侍他;而「按主說」是指著他們可以以信徒的身分 彼此相交。


第17節 保羅對腓利門的請求中充滿了令人驚嘆的氣度和溫柔。他要求腓利門接納阿尼西母就如同接納他自己一樣。他 說:「你若以我為同伴,就收納他,如同收納我一樣。」這句經文也使我們想起了救主所說的話:「人接待你們,就是接待我;接待我,就是接待那差我來的」(太 十40);還有:「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太廿五40)。這也提醒我們,神已經在他兒子的裏面 接納了我們,使我們與神的關係能夠像基督一樣的親近。


如果腓利門以保羅為同伴,保羅便請求他因著這個原因接納阿尼西母。保羅並不是要求腓利門待阿尼西母如同座上之客,免去他份內的工作。不!阿尼西母在腓利門家中仍然是僕人,只是因著他們是同屬基督的,便在真道上與腓利門成為主內彼此接納的親愛的弟兄了。


第 18節 保羅雖然沒有明說阿尼西母曾經從腓利門家中偷了東西,但從這節經文中我們覺得有這種可能性存在。當然,偷竊對於奴隸或者僕人來講是一種極大的罪, 然而保羅願意為腓利門所遭受的損失付上代價。他當然知道,虧負人的必須要予以賠償;雖然阿尼西母已經悔改信主,他在肉身上所虧負腓利門的,還是應當償還。 為著這個緣故,保羅請腓利門將這些都歸到他的帳上,他日後必定歸還。


我們讀到這一節經文的時候,不由得想起自己作罪人的時候所欠 下的無法償還的罪債,而這一切都歸在那被釘十架的親愛的主耶穌的帳上。祂作了我們的挽回祭,替我們受死,償清了我們所有的罪債。祂如今正作我們的中保,當 撒但再在神的面前因我們的過犯控告我們時,我們親愛的主可以理直氣壯地宣告:「將他們的罪價都歸到我的帳上。」這與神和好的真理,在聖經上已經說明了。阿 尼西母從腓利門那裏逃跑出去,因為他犯了錯。然而,我們相信,藉著保羅的講論,阿尼西母與腓利門的「敵意」已經完全消除了,主僕二人已經重新和好了。同 樣,我們從神面前逃跑,與神疏遠,也是因著我們的罪孽;但如今,藉著主耶穌代死和復活,所有信徒與神之間的「敵意」也已經完全消除了,信徒已經與神和好 了。


第19節 保羅的書信通常是他本人口授,由別人代寫的,只有結尾處一兩節是他親筆寫的。我們不能肯定這封書信是否完全由保 羅親筆書寫,但至少本節一定是他親手寫的,他拿起筆來,以他個人的手跡向腓利門保證,他必償還阿尼西母的債務──儘管連腓利門自己也是虧欠於保羅的。昔 日,保羅親自將腓利門引領歸主,所以就屬靈生命的得來而言,腓利門是虧負於保羅的。然而保羅並不要求腓利門對此施以任何的回報。


第20節 在這裏,年老的保羅稱腓利門為「兄弟」。保羅只希望得著在主裏的快樂,在基督裏的暢快。保羅請求腓利門能夠以恩慈接納阿尼西母,並且饒恕阿尼西母以前的過犯,恢復他在自己家中的地位──不但是僕人,更是神家中的弟兄。

結語(第21-25節)


第21節 使徒保羅深信腓利門所行的必會超過他所期望的。腓利門自己也是基督饒恕而得以自由的,所以他也一定會這樣寬待阿尼西母。這使我們不由得想到了以弗所書四章32節那裏所作的生動對比:「要以恩慈相待,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神在基督裏饒恕了你們一樣。」


第 22節  保羅何以得知腓利門終究如何對待阿尼西母呢?他希望能夠有機會到歌羅西去探訪,並且在腓利門家中作客。他也期待著藉眾信徒的禱告,他能早日從當權者手中得 以釋放。他還要腓利門為他豫備住處,也許腓利門要派給阿尼西母的第一項任務正是:「去為我們親愛的保羅豫備一間客房。」我們不知道保羅到過歌羅西沒有,但 我們相信,腓利門已經為他豫備好了住處,而他家中的所有成員也殷切盼望著保羅快快到來。他們的心已經因著彼此相愛而交融在一起了。


第23節 以巴弗可能是建立歌羅西教會的人(西一7-8,四12-13)。這時,他在羅馬與保羅一同坐監。他也向腓利門問安。


第 24節 當時與保羅在一起的還有馬可、亞里達古、底馬和路加,這些名字在歌羅西書四10-14出現過。耶數(即猶士都)也在歌羅西書第4章出現過,但在這 裏不知為何沒有提及。馬可就是第二卷福音(馬可福音)的作者,他早期曾有失敗,但後來回轉成為主忠心的僕人(提後四11,徒十三13,十五36-39)。 亞里達古是來自帖撒羅尼迦的一個信徒,他曾多次與保羅結伴而行,這次又與保羅一同旅行到羅馬。在歌羅西書四10,保羅稱他為「與我一同坐監的」。底馬就是 後來因為貪愛世界而離開保羅的那位(提後四10)。路加醫生由始至終是保羅親愛的、忠心的同伴和助手(提後四11)。


第25 節  這封書信以極富保羅個人特色的親切問候作為結束。他願「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恩」常在腓利門的心中。在一個人的生命中,最蒙恩、最得祝福的時候,就是隨時感受 到基督耶穌的恩與他同在。在人生的道路上,最令人渴慕的事就是越來越多地經歷、明白乃至欣賞基督的位格及祂的作為。


現在,保羅放下他的筆,將這封書信交給推基古送到腓利門那裏。他沒有太多地想到這兩書信對後世的基督徒會有多麼深遠的影響。這封書信是充滿了愛和謙恭的佳作,它在今日所發揮的功用絲毫不減當年。

 

想做測驗,按此開始

 

評論/問題   

 
0 # Jimmy 2013-05-27 10:20
以巴弗與以巴弗提不是同一個人。

然而我想必須打發以巴弗提到你們 那裏去.他是我的兄弟、與我一同 作工、一同當兵、是你們所差遣的 、也是供給我需用的。 (腓2:25)

但我樣樣都有、並且有餘.我已經 充足、因我從以巴弗提受了你們的 餽送、當作極美的香氣、為 神所 收納所喜悅的祭物。(腓4:18

正如你們從我們所親愛、一同作僕 人的以巴弗所學的.他為我們〔有 古卷作你們〕作了基督忠心的執事 .(西1:7)

有你們那裏的人、作基督耶穌僕人 的以巴弗問你們安。他在禱告之間 、常為你們竭力的祈求、願你們在  神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信 心充足、能站立得穩。(西4:1 2)

為基督耶穌與我同坐監的以巴弗問 你安。(門23)

以巴弗提是代表腓立比教會供應財 物給保羅,因為保羅為基督的緣故 被囚,腓立比教會差遣以巴弗提僅 為供給保羅的需用,但他的服事遠 超他所應盡的責任,他實在是一位 任勞任怨的好工人。

『以巴弗』是歌羅西人,也是歌羅 西教會的主的僕人(參西一7;四 12),他必與腓利門很熟悉。
回覆 | 引用回覆 | 引用
 
 
0 # Angela chuang 2013-05-26 01:09
請問,以巴弗和以巴弗堤是同一個 人嗎!
回覆 | 引用回覆 | 引用
 

提交評論/問題


安全碼
更新


你的位置 課程 新約課程 腓立比書及腓利門書 第六課 為阿尼西母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