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六課 結語和問候

(歌羅西書三18-四18)

四、 對基督徒家庭成員的忠告(三18-四1)

1.     妻子與丈夫(三18-19)

2.     兒女與父母(三20-21)

3.     僕人與主人(三22-四1)

一、 禱告(四2-4)


1.     恆切(四2)

2.     儆醒(四2)

3.     感恩(四2)

4.     特別為保羅個人的禱告(四3-4)

二、 處世(四5)


1.     要有智慧(四5)

2.     要愛惜光陰(四5)

三、 言談(四6)


1.     和氣(四6)

2.     適宜(四6)

3.     智慧(四6)

四、 保羅及其同工的問候(四7-14)


1.     推基古──「郵遞員」(四7-8)

2.     阿尼西母──已悔改的逃走奴隸(四9)

3.     亞裏達古──獄友(四10)

4.     馬可──馬可福音的執筆人(四10)

5.     猶士都──同工及安慰者(四11)

6.     以巴弗──有可能是歌羅西教會的設立者(四12-13)

7.     路加──親愛的醫生(四14)

8.     底馬──未注明(四14)

五、 個人的問候和囑咐(四15-17)

六、 保羅的親筆問安,書信結束(四18)

 

基督徒的家庭關係(三18-四1)


從本節起,經文進入了本章的最後一個專題:基督徒家庭成員的彼此相待問題。這個專題的論述從本節開始,一直到第4章的第1節結束,其中分別向作妻子的與作丈夫的、作兒女的與作父母的、以及作僕人的與作主人的,提出了相應的建議。

乍看起來,保羅將筆鋒突然轉到了對家庭關係這樣的一般事情上,使人感到有些意外。但事實上,這是有必要的。經文確實地反映出,神認為家庭在基督徒生活中佔著重要的地位。有句名言這樣說道:「推動搖籃的手推動世界。」這句話的確有道理。家庭是神所設計的,用以保存人生命中最有價值的東西。世人對自己的家庭日漸冷漠,隨之而來的是社會文化日漸腐敗。保羅在提摩太前書中曾經有這樣的教訓:神定意以家庭生活作為造就信徒屬靈品格的方法。所以,教會領袖的資格是從他在家庭中已有明證的品格中培養出來。

在這幾節經文中,我們將看到關於建立基督徒家庭的基本指導原則。為了學好這部分內容,先請讀者留意下列的原則:

1.         必須有家庭崇拜。每天應抽出固定時間來,全家聚集在一起讀經禱告。

2.         作父親(或丈夫)的必須在家中保持有權柄的地位,也應該以智慧和愛心來使用這權柄。

3.         作母親(或妻子)的必須明白,無論對神或對家人,她的首要責任都在家庭中。一般來講,妻子外出工作總是不智之舉,當然在某些情況下是無可厚非的。

4.         丈夫和妻子應當以敬虔為兒女的榜樣。他們在任何事情上都應當保持合一,包括在有需要時管教孩子。

5.         家庭應當得到維持。我們很容易全神貫注地投入到工作、社交,甚至教會的事奉裏去,以致影響了孩子的成長,使他們無法得到應有的看顧、陪伴、訓導和管教。許多父母都不能不為自己兒女的任性而感到懊惱,他們說:「僕人正在忙亂之間,那人就不見了。」(王上廿40)

6.         要有效地管教子女,以下三項主要原則是應當遵守的:


(a)       絕對不可在惱怒中懲罰孩子;

(b)      絕對不可不公正地懲罰孩子;

(c)       絕對不可不解釋原因便懲罰孩子。


7.         對於孩子來說,「在幼年負軛,這原是好的」(哀三27),應當讓他們學習工作的紀律和責任的承擔,並金錢的價值。

8.         最重要的是,身為基督徒的父母避免兒女期望在屬肉體或屬世方面有所成就;要經常在他們面前認定,服事主才是人生中最有價值的事情。對一些人來說,意思是在傳道的事工上全職事奉神,對另一些人來說,意思是在世上的職業中服事主。無論如何,總應當以主的事為重。無論在家庭中、在工作上,或在別的場合裏,我們都要記得自己是主耶穌的代表。因此,我們的一言一行都應當以祂為依歸,並要得到主耶穌基督管理。


三18   在本節中,使徒保羅首先勸勉的對象是作妻子的。他吩咐她們應當「順服自己的丈夫,這在主裏面是相宜的」。根據神所命定的計劃,丈夫是家裏的頭,而女人的位置是順服於自己的丈夫。妻子並非處在支配或帶領的位置上,而是要服從丈夫的帶領;在忠於基督的前提下,盡可能順服自己的丈夫。誠然,在某些情況下婦女不能順從丈夫卻仍然忠於基督。很明顯,她的忠誠是向主耶穌作的。如果一個信主婦女的丈夫冷淡了或退後了,這節經文叫她應當幫助自己的丈夫恢復他在家中應有的地位,而不可取代丈夫的地位,這才符合聖經的教訓。


三19  神的話語所顯的平衡十分優美。使徒保羅並沒有僅僅停留在對妻子的勸勉上,更叫丈夫也知道自己的責任。作丈夫的必須愛自己的妻子,不可苦待她們。如果人們能夠跟從這個簡單的教訓,許多婚姻生活的問題將會消失,在主裏每個的家庭都會和諧幸福。實際上,如果作丈夫的真的愛自己的妻子,那麼作妻子的也就一定會心甘情願地順服她的丈夫。我們已經注意到,保羅並沒有告訴作丈夫的要使妻子順服於自己。如果作妻子的不順服自己的丈夫,作丈夫的就將這事帶到主的面前,交托給祂。順服丈夫是一種自願的行為,「如同順服主」(弗五22-33)。


三20  子女要受到溫柔而嚴正的教導「凡事聽從父母,因為這是主所喜悅的。」在任何時代,家庭都是依靠兩個簡單的原則立定:權柄和服從。經文在這裏提到的是後者。請注意,這裏所講的「聽從」乃是在「凡事」上;也就是說,不僅在那些與自己想法一致的事情上,也是在那些與自己的想法不同,自己不喜歡的事情上,我們都要順服自己的父母。


倘若身為基督徒的兒女,自己的父母還未信主,作兒女往往會的處於尷尬的位置。他們一方面願意遵行神的旨意,另一方面又要面對父母對自己的要求。在一般情況下,我們認為:如果作兒女的基督徒尊重他們的父母,神也確實會尊重他們。在與父母同住時,他們要負上明確的責任。當然,他們絕不應當做一切與基督的教訓不符的事情。在一般情況下,父母不會叫兒女去行違反真理的要求。然而有時父母會要求兒女去行一些他們不喜歡的事情,如果這些事情沒有觸犯聖經的教訓,不是錯誤的或犯罪的,兒女依然應當遵命去做,如同為主而做一般。這樣,他們就向父母作一個很好的見証,父母也許還會因此而信主。


三21  「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恐怕他們失了志氣。」有趣的是:使徒保羅這個教訓是向父親說的,而不是向母親說的。難道說父親比母親更容易發脾氣而犯這類錯誤嗎?一些聖經學者告訴我們:這裏「父親」一詞的實際意思應該是「父母二人」。若是這樣,這個勸告無疑是給父母雙方的。然而也有一些人認為,這節提及的「父親」仍然真確,因為父親大有機會犯這毛病。開雷(W. Kelly)指出:母親最容易犯的錯誤,就是過分溺愛子女。


三22  從本節開始一直到本章的結束,神的靈都向僕人或奴隸說話。我們注意到新約聖經中對奴僕問題的論述是很有趣的,也是很明顯。我們從聖經中知道,無論一個人的社會地位多麼卑微,他仍然可以透過對神話語的信心,使自己屬靈的生命達到巔峰。這同時也反映出,在神的先見之中,大部分屬基督的人都在服事的位置,而非處於掌權之位。例如,新約聖經很少有給某個國家統治者的教訓,但給予那些全心服事的人卻有許多的教導。在保羅那個時代,僕人和奴隸是非常受人鄙視的,很少得到關懷。然而在這封書信中,保羅卻對他們極其重視,這無疑曾給初期的信徒留下過很深的印象。這裏使我們看到,無論一個人處於何種社會地位,神的恩典都會臨到他們身上。麥敬道(C.H. Mackintosh)曾說:「奴隸並沒有被關在事奉神事工的門外。在神眼中,他們只要盡上自己的責任,便同樣能夠使教義生輝,使主名得榮。」


這裏教訓僕人要「凡事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保羅在此特別指出,他們的主人僅僅是「肉身的主人」。他們另外還有一位超乎萬有的主人,祂在高天之上,並察看一切神兒女中最卑賤的工作。接著保羅又說:「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討人喜歡的,總要存心誠實敬畏主。」亞伯拉罕的僕人是最好的例子(創廿四33)。尤其是當一個人受壓制,很容易想到趁主人沒有注意自己的時候,偷懶怠工。但身為基督徒的僕人應當注意,雖然我們肉身的主人沒有注意自己,但在天上的主人正在注視著我們。所以儘管地上的工作可能十分勞苦,我們還是應當努力工作,好像是為主而作的。「存心誠實」的意思是,我們行事為人應存著一個單純的目的,就是要討主耶穌的喜悅。


在談到奴隸問題的時候,我們還發現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新約聖經並沒有論到禁制奴隸制度的問題。福音從來沒有要求信徒通過革命去推翻某種社會制度。然而,隨著福音的廣傳,不合理的社會制度便逐漸消滅了。這並不是說,這些教導已經過時了。或許這裏的一切都是適用於僱員與僱主。


三23   「無論作什麼,都要從心裏作;像是給主作的,不是給人作的。」每項屬靈事奉或工作層面,必會有許多叫人厭惡的工作。不用說,我們不應該迴避這樣的工作。這節經文教訓我們一個十分重要的功課就是:如果我們凡事都是為主而作,那麼即便是最卑下的工作,都能變得榮耀和尊貴。從這個角度來看,就不存在所謂「神聖的工作」和「卑微的工作」之分別了,因為所有的工作都是神聖的,都是為主作的。天上的賞賜並非賜給那些作令人喜悅或引人注目的事奉的人,也並非賜給有卓越或明顯成就的人,更非賜給有才能或有機會的人;惟獨賜給在神面前有忠誠的人。隱藏的人若忠誠盡責向主作工,到那日,他們就有好收成。有兩句常掛在廚房洗碗槽上的格言是這麼說:「並非無奈,而是得勝地作」;「每天在這裏有三次神聖的事奉」。


三24  主將現今的事情保存記錄,也注意一切為祂而作的事。「神將祂的慈愛回報那些心存慈愛的人。」也許我們在地上並沒有多少產業,然而神要將天上的產業賜與我們。所以,以後無論是在家中、在教會中,或在工作中,如果再遇到那些自己不願做的工作,我們謹記主的應許,要毫無怨言地盡力去作,這樣我們就將耶穌基督見証出來。


三25  保羅在這節中並未明說他所指的是誰。也許我們會很自然想到某個不義的主人,就是那壓制僕人的,致使身為基督徒的僕人對他不義的吩咐感到為難。然而保羅勸勉說:「不要介意,主知道這一切。那行不義的,必受不義的報應。」


雖然保羅在這裏所指的可能包括主人,但實際上這個教訓是對僕人說的。懶散的、不誠實的、或不忠心的事奉,是不能隱藏的。主是不偏待人的,祂是萬有之主,祂的評核並不受那些人與人之間界定的等級劃分所影響。如果僕人對其主人做了不義的事情,例如偷取了主人的財物(就如阿尼西母所行的),他必然要受到主的問責。


四1  本節經文實際上屬於第三章締結經文的最後一節。作主人的要「公公平平地待僕人」。作主人的不能無故克扣僕人的工錢,應該照著他們所當得的如數給予他們。這節經文是對身為基督徒的主人而說的。神憎惡那些惡待僕人的基督徒,並那些給予不公平的工價而變得富有的基督徒,以剝削而來的東西作不蒙悅納的奉獻。。主實際上是對那些人說:「拿回你的錢吧,我不喜歡你賺錢的方式」。正如雅各書上所說的:「你們虧欠他們(僕人、工人)的工錢;這工錢有聲音呼叫。並且那收割之人的冤聲已經入了萬軍之主的耳了。」(雅五1-4)作主人的不應目空一切,而應當對神存敬畏之心。因為他們「也有一位主在天上」,這位至高的主人在一切的事情上都是公義的。


在結束這部分前,我們再來回顧一下,使徒保羅如何再三重覆日常生活的事情,並將這些事情帶到「基督是主」這身份的探射燈下。歐德曼(C.R.Erdman)就這一點作了如下的總結:

(1) 妻子——在主裏面是相宜的(三18);

(2) 兒女——令到主喜悅的(三20);

(3) 僕人——敬畏主(ASV 美國標準譯本三22);

(4) 僕人——像是給主作的(三23)。

基督徒的生活(四2-6)


四2  使徒保羅從不厭倦地勸告神的子民應當殷切地禱告。毫無疑問,當那日我們被主接回天家的時候,便會因為自己沒有在神面前多花時間祈禱而懊悔不已——尤其是當我們了解到,我們禱告蒙應允的程度。誠然,有許多與禱告主題相關的奧秘存在,還有不少不能解答的問題。但我們對禱告應當持有的態度,不是尋求方法去分析、理解關於禱告更深的奧秘,而是持續以一顆單純的信心來祈求,將理性的質疑暫且擱置一邊。


我們不但應該「恆切禱告」,而且還要「在此儆醒」。這立刻提醒我們,主耶穌在客西馬尼園也曾要求祂的門徒:「總要儆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太廿六41)祂的門徒並沒有儆醒,卻「睡著了」。我們在禱告的時候不僅要避免入睡,而且也應防止遐想、懈怠和幻想,(編按:意思即別讓其它無關的思緒擠走我們的禱告或叫我們分心),並且還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弗六18)。保羅在這裏再一次強調,我們在禱告中要獻上感謝。我們不僅應當感謝天父在以往應允我們的禱告,也要憑信心為那些沒有得到天父應允的禱告獻上感謝(編按:因為神必定有祂的美意(更好的計劃)在裏面)。金爾(Guy King)這樣說:「祂的愛是為著我們而最好的,祂的智慧知道什麼是對我們最好的,祂的能力叫我們得到最好的。」


四3  保羅請歌羅西信徒為他禱告,並為與他同在羅馬服事神的僕人禱告。值得注意的是,保羅並不是要他們為了脫離牢獄之苦向神禱告,而是要他們求神為他「開傳道的門」。這對我們每個基督徒來說都是十分值得學習的。我們總是為自己而求神「開門」。這些危險是我們應當躲避的。如果神已經為我們開了門,我們就應當知道這是神的引領,滿有把握地走進去。另一方面,如果我們自作主張地為自己開門,便無法知道自己是否正行在神的旨意中,並且以世俗的方法來開展所謂主的事工。保羅在此明確地表示,他期待神自己為他開福音的門,使他能夠傳講基督的奧秘——他為此真理因而遭受捆鎖。這節經文所說「基督的奧秘」,指的是教會的真理,特別是關於「外邦人的基督」這個真理,這是神託付保羅傳福音信息的特別範疇。保羅正熱心傳揚這信息。因為保羅敢於傳述一個信息:「外邦人與猶太人一樣,可以藉著相同的方式得救。」因此,猶太人的領袖容納不下,所以他們最終把他下在監裏,解往羅馬去了。


一些基督徒教導人說,教會的奧秘是神在保羅被囚之時啟示給他的,所以他們特別強調保羅的「監獄書信」,同時貶低福音書和新約聖經中其它書卷的重要性。然而,從這節經文中,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傳揚奧秘是保羅被囚的原因,因此關於教會奧秘的啟示,保羅早在入獄以前就已經得到了。


四4  保羅急於要「將這奧秘發明出來」,即他要以清楚明白的方式來傳揚這教會的奧秘,使人容易理解。這也是我們每一個致力使萬民認識基督的信徒存有的渴望,因此故作深奧的言辭是沒有益處的。我們的目標是將福音傳給每一個人,為此,理當將福音信息傳講得簡單明白。


四5  基督徒應當「用智慧與外人交往」。在每一天的生活中,身邊不信的人經常留意著信徒的一舉一動。他們觀察我們日常的行為,過於聽我們所傳講的道理。正如葛斯祺(Edgar Guest)所說:「無論何時,我寧願『看見』一篇講章,也不願只是聽聽而已。」這並不是說,基督徒不需要在人面前承認耶穌,而是說我們的行為要與自己所傳揚的道理相稱。千萬不要使人批評我們是:「言語上的巨人,行為上的侏儒。」


「愛惜光陰」一句中的「愛惜」也作「買贖」之意。這句經文的意思是「儘量買進機會」。我們每一天有很多機會向人見証主耶穌基督救贖的能力。我們應當隨時做好準備,抓住每一個機會,不要任其溜走。「買進」一詞含有付出代價的意思。無論代價有多大,我們都要時刻準備向未認識主的人,分享我們的救主。


四6   「你們的言語要常常帶著和氣,好像用鹽調和」,這樣,「就可知道該怎樣回答各人。」倘若我們的言語「常常帶著和氣」,也就常常帶著恩典。帶著和氣(恩典)的言語是恭敬的、謙卑的、像基督的。這些言語亦一定不帶有說長道短、輕浮淺薄、不潔和惡毒。至於「好像用鹽調和」這經文,存有不同的見解。有些解經家認為,我們說話不僅應當帶著恩慈,同樣應當絕對誠實而不含虛妄詭詐。另有一些解經家認為:鹽是用來添加味道的,這裏指的是我們說話不應平淡而乏味,而應當是造就人、使人得益處的。雷德福(Lightfoot)解釋說:「鹽」被異教用來比喻「機智」。保羅在這裏用來比喻「智慧」(編按:就是說我們的言語應當帶著智慧)。也許,解釋這經文最好的方法是以主耶穌的說活印証。耶穌曾對那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這樣的話就是既帶著「和氣(恩典)」,又是「用鹽調和」的。先帶著恩典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其後又用鹽調和地說「從此不要再犯罪了。」。另外,耶穌與雅各井旁婦人的談話,也是既含有恩典又用鹽調和的:「請你給我水喝,……你去叫你丈夫也到這裏來。」前一句是恩典,後一句提醒我們要用鹽調和。


「就知道該怎樣回答各人。」或許使徒保羅在這裏特別想到了諾底斯教派,他們似是而非的教訓已入侵住在歌羅西的人。信徒應當用智慧和誠實的話來應對這些假教師。

保羅的同工(四7-14)


四7   推基古顯然是使徒保羅所差派將書信從羅馬送到歌羅西。麥卡倫(Maclaren)描繪道:「這些羊皮卷比城中所有宏偉的建築存留得更久,而推基古的名字也會因為記在其上而為歷世歷代的人所知曉,直到末時。」若推基古知道對他這樣的描述,一定興奮莫多﹗


保羅在此也向歌羅西教會保証,當推基古到達他們那裏以後,會把他這裏的一切情形都告訴他們。我們在這裏還看到使徒保羅對推基古冠以一系列很美的稱謂:「親愛的兄弟……忠心的執事,和我一同作主的僕人」。如此的稱謂,比起今天教會中諸如聖職人員所得到的浮誇的名銜,更加令人羨慕﹗


四8   推基古此次往歌羅西之行有兩個任務:其一,將保羅和他同工當時的情形告訴歌羅西的聖徒;其二,安慰歌羅西聖徒的心。這裏「安慰」一詞有「堅定、堅固」的意思,而並非是單單表達「安撫」之意。他的任務是要堅定歌羅西信徒的信心,幫助他們抵擋已經普及的假教訓。


四9   這裏提到的阿尼西母,使我們想起保羅給腓利門的書信裏所提及的事情。阿尼西母是從腓利門家裏逃出來的奴隸。為了躲避懲罰,他逃往羅馬。不知怎樣,他在羅馬與使徒保羅相識了,保羅將他帶領到主的面前。現在阿尼西母要回到他以前的主人腓利門的身邊,即歌羅西城。當推基古將保羅的書信送往歌羅西教會的時候,阿尼西母也要將保羅致腓利門的書信送往他的手中。你能夠想像當這兩位弟兄帶著保羅的書信到達歌羅西時,信徒會多麼興奮嗎?無疑,他們一定會聚集起來,向這兩位弟兄詢問,了解羅馬的情形,並了解保羅對事奉救主的勇氣。


四10  對於亞里達古,我們了解得不多,只知道他也是為了主的緣故而被囚禁,這在使徒行傳十九章29節有所記載。現在他與保羅一同在羅馬坐監。


馬可在此被稱為「巴拿巴的表弟」。你可能還記得馬可這個年輕人,曾經與巴拿巴一起與保羅在事奉主的工作上有分。他們一同出去傳道,但因為馬可的失敗,保羅決定把他留在家中,而巴拿巴卻堅持要帶他一起去。這就使得兩位年長的工人產生不和。但我們很高興地看到,馬可並沒有在他的失敗中一蹶不振,且恢復了保羅對他的信任。

使徒保羅吩咐歌羅西的聖徒,若馬可到他們那裏去,他們要負責接待他。「你們已經受了吩咐」一句,並不表示保羅以前曾經吩咐過他們,而是指保羅現在吩咐有關接待馬可的說話:「他若到你們那裏,你們就接待他。」「已經受了」只是表示當歌羅西信徒讀這封信的時候,他們就得到了指示。這裏我們提到了第二卷福音書的作者馬可,也可以提醒我們各人。我們各人每天都編寫著一卷福音書:


我們各自每日寫一章福音書。

用我們的真生命來編寫著述。

我們的行為會否違背自己真誠的話語?

說:「你是如何把福音活出?」

四11  保羅的另一個同工是「耶數,又稱為猶士都」(編按:在原文中「耶數」與「耶穌」為同一個名字)。這名字當時很普遍;直至現在,在某些國家中依然如此常見。本是希臘文,與希伯來文「約書亞」等同。毫無疑問,耶數被稱為猶士都,那是因為他與神的兒子同名,他的同伴們認為不合宜,所以他們就以另外的名字稱呼他。


上面提到的「這三個人」都是歸向主的猶太人。當時只有他們三位猶太教徒信主,為了神的國與保羅同工。成為保羅的幫助。


四12  在使徒保羅快要結束這封書信的時候,以巴弗提醒保羅要將他對親愛的歌羅西聖徒的個人問候帶到他們那裏。你也許還記得,以巴弗是歌羅西本地人,直到此時,他一直不斷為他們向神獻上禱告,求神堅固他們,使他們「在神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信心充足,能站立得穩」。


四13  保羅在此特別為以巴弗作見證:他在禱告中勞苦,不僅為歌羅西信徒祈求,而且也記念老底嘉和希拉波立的信徒。以巴弗這個人特別關心他所熟知的信徒,他一定有一份長長的代禱名單。如果他每天都為著他們每一個人在神面前代禱,也是不足為奇的。(保羅已經對這本地教會的長老非常熟悉,固此能夠每天把他們的名字帶到施恩寶座前。)


四14  現在保羅又替親愛的路加醫生和底馬問候他們。此處我們將這兩個人作一比較。路加長期以來一直是保羅的同工,與他一同參與福音旅程,照顧保羅無微不至,並且他很可能在保羅患病、遭受迫害和坐牢的時候,服侍他肉身上和靈性上的需要。另一方面,底馬曾與保羅同行了一段時間,最後保羅在提摩太後書中提到他說:「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就離棄我往帖撒羅尼迦去了。」(提後四10)

個人的問候(四15-18)


四15  這裏是問候「老底嘉的弟兄和寧法,並他家裏的教會」。我們先看一看啟示錄三14-22是如何描述老底嘉教會。他們在神面前變得「也不冷也不熱」,他們崇尚物質享樂,並十分自滿,以為自己一切都很好,他們無法看到自己的赤身和敗壞。至於寧法,解經家無法查明他究竟是弟兄還是姊妹,但經文中有一點是明確的,就是他在歌羅西的家中有教會。在那個時代,基督徒沒有像今天那麼漂亮的教堂。但我們都同意,在一個地方教會裏,主的能力比起豪華美觀的建築或裝飾重要得多。能力並不在乎後者——金碧輝煌的教堂,這往往阻礙了神的工作,因它把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上去了。


四16  使徒保羅吩咐歌羅西信徒:讀完這封書信後再將它傳給老底嘉教會,讓他們也念。他們後來無疑照辦了。但我們從啟示錄第3章的描述中可以看出,老底嘉的信徒並未留心這封書信的信息。


保羅也要求歌羅西的信徒「要念從老底嘉來的書信」。保羅在這裏沒有指明這是哪一封書信。有些人認為保羅指的就是以弗所書。實際上,一些聖經古卷在以弗所書一1並沒有「在以弗所的」這幾個字,這叫解經家相信,保羅寫的以弗所書是要他們在幾家教會之間相互傳閱的;比如,先傳到以弗所,再傳到老底嘉,然後再傳到歌羅西教會。再者,與歌羅西書相比,以弗所書中提到的人名很少,這事實也可作為上述觀點的一個明證。


四17   保羅在本節中對亞基布說:「務要謹慎,盡你從主所受的職分。」對於此節所講的職分,我們沒有確切的資料來加以說明。有些人相信,亞基布是腓利門的兒子,他在歌羅西教會中事奉。我們暫時拋開這些不談,設身處地把自己放在亞基布的位置上,把神的靈對亞基布的吩咐當作對我們的說話:「務要謹慎,盡你從主所受的職分。」主給予每個信他的人在事奉上都有一定的職分。到那日,主要我們交待,祂給予我們的事奉作得如何。


四18  (編按:普遍認為,保羅的書信中有一些是由別人代筆的。)保羅親自提筆為本書作結,也簽上了自己的名字,獻上結束問安。毫無疑問,他的手上正帶著沉重的手鐐,這叫他在寫信時非常不方便。所以他對歌羅西信徒說:「你們要記念我的捆鎖。」最後使徒保羅以「願恩惠常與你們同在」一句結束了這封書信。羅伯遜(A.T. Robertson)寫道:「沒有任何詞匯的涵義能比『恩惠(恩典)』更加豐富,因為這個詞匯將神一切的慈愛都全然囊括其中了。這一點在神將祂的獨生愛子賜給我們這件事上,可以完全看見。」


「寫信時筆尖所發出的聲音與手銬撞擊聲混雜在一起,劃出了書信的最後一個標點。同時,也宣告了一個事實:加在傳道者身上的鐐銬永遠無法鎖住神的真道﹗」(聖經新釋)

 

想做測驗,按此開始

提交評論/問題


安全碼
更新


你的位置 課程 新約課程 歌羅西書 第六課 結語和問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