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一課 正確的盼望

一個人得救的那一刻,神便赦免了他所有的罪,信的人便在基督耶穌裏成為新造的人。救恩並不是給人披上一件新的外衣,而是把一個新人放在外衣裏。舊事已過,一切都變成新的了(林後五17)。

但這是否意味著信主的人可以立刻被釋放,或者上訴獲准,或者提前假釋呢?現實而理性地看待這個問題是很重要的。這樣,我們就必須在神的赦免和犯罪的後果之間作出區分。

就神而言,案件已經結束了。祂已經使信耶穌的人稱義,並且赦免了他。但這並不影響法官在法庭上作出的判決。對這問題的充分說明,可以從耶穌同釘十字架的盜賊的故事中看得到。在最後關頭,他信了救主,並且得著了應許,那日就要與主同在樂園裏了。但是,他仍然必須為自己的罪受到死刑的處罰(路二十三39-43)。

如果法官和假釋委員會釋放了每一個自稱已經重生的人,那就會出現無數自稱信主的人,監獄也就空無一人了。不幸的是,許多人做了虛假的相信,只是為了獲得寬大處理,但又重新犯罪,重新又回到監獄,這使主的名蒙羞。你不能因為被懷疑或受鄙視而責怪法官和假釋委員會,因為他們總會受到欺騙。

有些人覺得,當他們接納基督作救主,神就好像欠了他們的。他們做起事來就好像他們對主多麼大的恩惠,現在祂的責任就是要將他們從獄中立刻釋放。也有人覺得可以透過參加禮拜事奉、研讀聖經或大談神的話,使神有義務幫助他們避免訴訟或儘快被釋放。

讓我們先弄清楚,神並不虧欠任何人(羅十一35)。如果我們要從祂得到我們應得的分,我們所有人都應該在地獄裏。我們信祂的兒子,並不是給祂恩惠,而是神的洪恩,使我們得到所有的益處。

試圖操縱神,仿佛祂是天上的傀儡一樣,這種做法沒有任何裨益。祂深知我們甚麼時候是真誠的,甚麼時候是披著信仰的外衣。我們的動機應該是純正的,不要以參加事奉、研讀聖經或向別人作見證來換取神不得不對我們施恩。我們作這些事,是因為我們愛祂,因為我們想作祂喜悅的事。一想到救主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我們便認識到無論為祂作甚麼都永遠不夠。

使徒保羅是我們所有人的好榜樣。他在監獄裏渡過了相當的時間。事實上,有五封書信是寫於監獄裡—以弗所書、腓立比書、歌羅西書、腓利門書和提摩太後書。他為甚麼被放進監獄呢?因為他作了甚麼惡事嗎?不是,是因為他忠心為主耶穌作見證。他因為作了正確的事而受苦,並不是因為觸犯了法律。

他抱甚麼樣的態度呢?他認為神有義務將他釋放出去嗎?他試圖擰住神的臂膀嗎?沒有。他把自己坐牢看成是神對他旨意的一部分,在獄中也同樣以在獄外所表現出的熱忱來事奉神。

他在信中並沒有稱自己是羅馬的囚犯,而是“為基督耶穌被囚的保羅”(門1)。不論景況如何,他都心滿意足。“我無論在甚麼景況,都可以知足,這是我已經學會了”(腓四11)。因為他的被囚,該撒家裏很多人得救了(腓四22)。他感到喜樂的是,他被囚禁帶來了福音的進一步興旺。他盡可能用這個機會向看守以及其他所有人傳福音(腓一12,13)。他的書信並沒有帶給他們任何獄中書簡的味道,而是充滿了感恩、喜樂、平安和對他人的愛。他唯一的心志,就是叫基督在他身上得到高舉,不論生死(腓一20)。一生忠心事奉救主,保羅最後還是被推上羅馬的斷頭臺殉道了。

讓我們像他一樣,以純潔的動機來事奉主。如果神覺得將我們從令人不快的景況中釋放出來是合適的,那就讓我們用我們的自由,用我們內心的愛和熱誠,用整個身體的力量來事奉祂。如果祂的旨意不是這樣的,那就讓我們在自己被栽種的任何地方開花結果,完全為祂活著,並且欣然接受它。

孤獨


芝加哥的幾個人注意到,他們有幾天沒有看見隔壁的一位老人了。於是警員破門而入,發現她早已經死了。桌子上放著一本日記本。她死前第四天寫道:“沒有人來”,第三天寫道:“沒有人來”,第二天寫著:“沒有人來”,直到最後一天,還是寫著“沒有人來”。

當我們想到孤獨的時候,我們所想的是獨自一個人。但是孤獨並非只是獨自一人。你身邊可能圍滿了人,但仍然是孤獨的。我記得曾經經歷過的最孤獨的一次,是我在擁有七百萬人口的紐約。我確實並不孤單,我周圍有上百個前去工作的人在推推搡搡,就我而言,沒有人關心我,沒有人在意我。因為交流、團契和友情的缺乏,使我有著說不出的孤獨。

一個人不必身處“裏面”(監獄)才能體會到單獨監禁的滋味。病人住在醫院、療養院和退休的房舍感到他們的親屬拋棄了他們。所愛的人去世,也會帶來可怕的孤獨感。出乎意料之外的離異也可能有這種感覺。從軍或經商的人遠離家人,也忍受著孤獨的煎熬。沒有親朋好友的老年人都有這樣的經歷。

孤獨並不是罪;甚至耶穌也經常感到孤獨。當祂最後一次前往耶路撒冷的時候,祂對神熱忱而比門徒更嘗到孤獨。祂十分急切,但他們卻裹足不前(可十32)。在客西馬尼園中,祂因為門徒無法分擔的痛苦而嘗到孤獨的滋味(可十四32-42)。在十字架上,他親嘗了被神離棄和被親友拋棄的孤單(可十四50;十五34)。

完全躲開孤獨並非總能做到的。有時身處在我們無法控制的環境中,我們發覺自己切斷了與朋友們的聯繫。有時候神召我們放棄了婚姻生活的快樂和舒適,過獨身一人的生活。在這種情形之下,我們便要學會活出沒有孤獨感的生命來,把它當作是我們能夠分享基督苦難的方式。正如我們已經提到,祂知道必須忍受孤獨之苦。

但是,即便我們無法完全躲避孤獨感,但總有不少方法將它化解到最小程度。一種方法就是努力工作(傳九10)。只要我們在工作和虛度光陰之間,在上學和浪費時間之間作出抉擇,始終都應該選擇工作或上學。

然後重要的是保持內心的專注。很多人藉著有規律的研經做到這一點。閱讀不僅是為了娛樂一番,更是幫助我們模成像基督的品格來。有人說,閒置的心思是魔鬼的工廠,這話一點兒不錯。另一種克服孤獨感的方法,是想想別人而不是自己。為幫助他人而忙碌的人,沒有時間同情自己,如果我們坐在一邊,等待別人來向我們傾談,我們就可能覺得更加鬱悶。但如果我們下決心每天為別人活著,我們就能成功地避免煩悶和沮喪。寫一封鼓勵、安慰或感謝的信,會得到應得的獎賞。於是保羅在牢獄中寫下了以弗所書、腓立比書、歌羅西書、腓利門書以及提摩太後書,這些書信都表明了他更關心他人而不是自己。

我們可以下決心做一個樂觀而感恩的人來戰勝孤獨(弗五20;西一12;二7;三15-17;四2;帖前五18;提後四18)。悲觀和抱怨永遠無法醫治孤獨症,只會使它更加嚴重。

最後,我們可以認識到,救主始終與我們同在。很多年前有位名叫勞倫斯弟兄在修道院的廚房裏工作。他嘗到了神的同在,也就是說,無論在擦拭罐子,或是在小教堂裏做禮拜,他都能感覺到主就在他的身邊。我們接待主耶穌作我們救主的人,也確知道,我們永不孤單,即便我們的親友忘記了我們,甚至拋棄了我們,我們也能擁有救主給予我們的應許:“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來十三5)。“我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十八20)。我們不一定感覺到祂與我們同在,這是我們要靠信心接受的一個事實。聖經說是這樣的,於是我們便相信。

一位德國移民和她的孩子坐在紐約火車站裏,有位夫人留意到她臉上的哀傷,於是停下來和她簡單交談。德國婦人告訴她,自己的丈夫在前往美國的旅途中去世了,被葬在大海上。現在她要到伊阿華州去,覺得獨自在一個全新的大陸上旅行實在太艱難了。陌生人拿出一些錢放在這位婦人的手上,輕聲說:“獨自一人嗎?怎麼會呢!耶穌和你在一起,祂一定不會讓你孤單的”。十年後,德國婦人回憶說,這句話至今仍鼓舞著她。她說:“這話使我屢次經歷磨難而始終堅強快樂”。

 

想做測驗,按此開始

提交評論/問題


安全碼
更新


你的位置 課程 專題課程 與耶穌一同服刑 第一課 正確的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