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十課 大麻、藥丸和白粉

史蒂夫是一位婚姻幸福的年輕商人,在朋友的一次派對上第一次吸食可卡因,不久他開始為毒品帶來的美妙卻短暫的快感而活著。每天100美元的生活習慣徹底毀了他的家庭生活。就像很多人一樣,他的故事最後也是以爭吵、破產和離婚告終的。甚至原來第一次拉他吸食毒品的人也遠離他。

沒有人會否認,有一些快感是和毒品聯繫在一起的。甚至聖經也承認,這個世界供給了種種享樂,但說它們是“暫時享受罪中之樂”(來十一25)。他們雖然是享樂,但並不持久,沉迷於這些享樂當中,人必須付出高昂的代價。

對於毒品,包括安非他明、巴比妥酸鹽、海洛因、可卡因、氯酚、鴉片、大麻、迷幻藥、佩奧特掌、膠粘劑、笑氣以及可待因、達爾豐和Percodan等處方藥物,信徒們應該抱甚麼態度呢?聖經對於這些說過些甚麼?

保羅在加拉太書第五章19-21節裏列舉了肉體的作為,其中有“邪術”一詞。新約聖經原文當中,這個詞是pharmakia,意思是使用藥品、麻醉劑、符咒或幻術。這就暗示了在巫術中使用藥物,這是魔鬼信仰的組成部分。的確,醫生開具處方時,藥品有著正當的使用。但是聖經也說到巫醫、靈媒以及其他從事招魂術的人使用藥物。

我們知道,迷幻藥物令使用的人進入一種超然的境界,但實際上是令他的生命向魔鬼敞開了大門。有些歸信的嗜毒者承認,沉迷於強力致幻藥物的同時,不能不被魔鬼所擺佈。

魔鬼的目的就是毀滅(可九22,約十10),這規則從來沒有例外。無論是藥物使用者或是其他的受害人,牠都要企圖毀滅。這就解釋了我們今天聽到的許多沒有目的的殘忍罪行。重要的是要認清毒品、魔鬼和毀滅之間的聯繫,並且竭力避免沉迷在其中。

當然,信徒應當遠離有害的化學藥品還有另一個理由。它們都會上癮的,而基督徒不應該讓自己成為任何癖好的奴隸(羅六16-23)。它們需要大筆的開支。為了保持這個癖好,男人們往往不得不偷盜和施暴,女人則被迫賣淫。由針頭引起的傳染、免疫系統衰竭和損傷,只是對身體造成的少數結果。對於精神造成的損害往往是無法逆轉的。嗜毒者變成蛇神崇拜者、精神病患者以及自殺者。除此之外,大部分毒品和藥品都是不合法的。違者會遭到逮捕、審訊,負擔沉重的法律費用,如果被判處有罪,則要被監禁。往往還有過量服用的危險,那就走向了墳墓或火葬場。

儘管當局竭盡全力,但毒品仍然可以在監獄圍牆的背後得到。但是基督徒切勿濫用這些東西,因為他的身體乃是聖靈的殿(林前六19)。他也不應該從事這類的交易,因為會危害別人,給人留下對基督徒完全錯誤的印象。我們的任務是引導人們歸向基督,而不是歸向毒品。

我們在前面已經提過,毒品和魔鬼崇拜之間存在一定的聯繫。還有一些事情同魔鬼崇拜有關,信徒應當竭力避免:占卜紙牌、占星術、黑巫術、白巫術、瑜伽、算命、水晶球、超視覺、掌相、降神會以及通靈術(參看申十八9-14)。

酒精


有人問一位歸信主的酒徒說:“你相信耶穌變水為酒嗎”?他回答說:“是啊,我看見祂把威士忌酒變成食品店,把賭博籌碼變成傢俱,讓一位內心破碎的妻子變成為容光煥發的基督徒,我沒有任何困難相信祂可以使水變酒。”

濫用藥物最常見的形式,就是酒精。就像本章前面所討論的毒品一樣,這也是一種逃避現實的途徑。它提供了一種暫時的興奮,忘卻眼前的問題,緩解壓力,但是像其他藥物一樣,使人敗壞,滅絕人性,致人於毀滅。

那些聲稱自己是基督徒的人,必須對酒精飲料採取聖經的看法。神的本意是這樣的:男人和女人可以享用葡萄酒,但是要適度(詩一百零四15)。祂反對過量飲用。因為這樣會導致人失去判斷的能力(箴三十一4-5;何四11)。在一些地方的食水可能使胃功能失調的時候,祂允許適量飲用葡萄酒(提前五23),也主張為臨終的病人用於醫療的用途(箴三十一6,7)。但是,當然危險在於人也許會濫用神的恩典,變成酗酒者。神警告人不要過分沉迷於其中(羅十三13)。祂清楚說明,酒徒不能承受神的國(林前六10),即便一個人承認自己是基督徒,但他如果嗜酒如命,這就表明他的信是虛假的。如果濫用的話,“酒能使人褻慢,濃酒使人喧嚷,凡因酒錯誤的,就無智慧”(箴二十1)。在我們的文化當中,飲酒也許會讓別人跌倒,所以信徒應該實踐完全戒酒,遠離使人興奮的飲料(羅十四21)。

實際上,信徒不應該依賴酒。使徒保羅指出,要被聖靈充滿,而不是被酒精充滿,這才是神的兒女應走的道路(弗五18)。

有人說,酗酒是一種病而不是罪,不要被這種荒謬的說法所欺騙。聖經說這是一種罪,酗酒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度(林前六10)。人要在道德上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能把罪稱作疾病來逃避自己的責任。

飲酒是一種上癮的習慣,除了神之外,信徒不應該讓自己被任何人或任何事所奴役(林前九26,27)。

這也是一種代價高昂的癖好,往往轉移了本該用來滿足家庭和個人需要的金錢。所羅門說,過分好酒的人必不會富足(箴二十一17)。先知約珥描述了那些為酒孤注一擲直到為買酒而賣掉童女(珥三3)。

酒精飲料對人健康的影響是眾所周知的—肝硬化、腎功能衰竭、心臟病以及腦細胞損傷等等。在美國,酗酒者的平均壽命是51歲,大大短於這個國家的平均水準。而懷孕期間酗酒對於未出生的嬰兒造成的傷害更大。有些人說:“我們的神赦免了我們,但我們的身體卻永遠不會”。

除此之外,還有浪費了工作時間,往往沒有精力從事工作,導致家庭破裂。醉酒的司機導致了致人死亡、自殺以及在這些影響之下的其他謀殺罪行。最近有一項統計資料表明,關在監獄中的人有超過80%是在酒精或毒品的影響之下犯罪的。這些都導致十分惡劣的局面。

所羅門在箴言二十三章29-35節裏把醉酒比作暈船的乘船者,並作了一段經典的描述:

“誰有禍患?誰有憂愁?誰有爭鬥?誰有哀歎?誰無故受傷?誰眼目紅赤?就是那流連飲酒、常去尋找調和酒的人。酒發紅,在杯中閃爍,你不可觀看,雖然下嚥舒暢,終久是咬你如蛇,刺你如毒蛇。你眼必看見異怪的事;你心必發出乖謬的話。你必像躺在海中,或像臥在桅杆上。你必說:人打我,我卻未受傷;人鞭打我,我竟不覺得。我幾時清醒,我仍去尋酒”。

人唯一能保證自己不會成為酗酒者的辦法,就是徹底遠離它。這是最穩妥的方法,使他的行為不會讓其他人跌倒。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重要的意見。如果一位軟弱的信徒看見你或我飲酒,他就會以為,這對我們是完全正確的,而對於他來說也同樣是正確的。可是他會飲酒成癮,最後成了酒鬼。在這種情況下,你我都要負責,因為我們樹立了一個壞榜樣,所以保羅說:“無論是吃肉,是喝酒,是甚麼別的事,叫弟兄跌倒,一概不做才好”(羅十四21)。他又說:“所以,食物若叫我弟兄跌倒,我就永遠不吃肉,免得叫我弟兄跌倒了”(林前八13)。讓別人成為酒鬼,比一個人自己成為酒鬼更加惡劣—而且神知道這樣實在太嚴重了。

米爾•托魯特是一位酗酒者。為了避免在醉酒之後的不適感,他便終日都在飲酒。一天,他的孩子死了,他特別想喝酒,但酒瓶已經空了。於是他來到棺材旁,脫下孩子的鞋,把鞋當了之後去買酒。後來他意識到自己做的事有多麼惡劣,於是他向湖邊走去,想要把一切都結束了。在路上,他經過貧民窟救援使團,便走進去,在那裏聽了福音,奇妙地得救了。他的生命徹底改變了。他不再酗酒,而是把生命剩餘的時間都用來引領前途渺茫的人歸向基督。他成為一個活生生的榜樣,藉著聖靈的大能,戰勝了酗酒的惡習。他也駁倒了酗酒者永遠不可能擺脫飲酒的誘惑這一論調。

又一名酗酒者相信之後,他要求受浸以便表明自己向舊的生活習慣死了,也表明自己走上全新生活道路的決心。後來,當看門人把浸禮水槽的水全部放掉的時候,在槽底看到整整一瓶威士忌酒。這就是受浸的信徒結束自己生命中這一篇章的方式。

任何有酗酒問題的信徒,都可以遵循以下幾條簡單的規則:


1、      倒掉手裏所有剩餘的酒,這將考驗你渴望得著釋放的願望是否真誠。

2、      不住地求神賜下來能力,讓我們遠離酒。要禱告說:“不叫我遇見試探,救我脫離兇惡”(太六13)。

3、      抵擋任何沉迷的試探—即便只是小酌(箴一10)。你可以求告主來幫助你,因為“主的名是堅固臺;義人奔入便得安穩。”(箴十八10)。每一次得勝都會幫助你戰勝下一個試探(林前十13)。

4、      要立刻向神承認每一個過失(約壹一9)。同屬靈的、善解人意的基督徒分享我們的失敗,往往很有幫助。他可以成為我們禱告的夥伴。

5、      避開重新將你們帶進舊試探的場所和人(羅十三14)。

6、      如果可能的話,有另一位更成熟的信徒,在你艱難的時候和你一同禱告,也會成為你隨時的朋友(箴十七17)。

7、      假如你在這件事上確實非常嚴重,神會賜給你所需要的戰勝它的能力。但是你必須首先要付出努力。

 

想做測驗,按此開始

提交評論/問題


安全碼
更新


你的位置 課程 專題課程 與耶穌一同服刑 第十課 大麻、藥丸和白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