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馬忤斯聖經函授學校

第六課 再論聖經與科學

聖經與人類在地球上的年代

問題可以在這裏簡要概括如下:儘管聖經中並沒有指出亞當被創造的年代,但是從亞當到基督的家譜使我們相信,人類的起源是在主前4000年到主前8000年之間。另一方面,科學家也發現了人類的骸骨和骨頭碎片,大約是在五十萬年前。這些差異如何調和?在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有幾個因素應該始終牢記。

首先,在許多聖經譯本當中找到的年表(烏瑟爾大主教(Archbishop Ussher)年表)並不是受默示的經文的一部分。它將人類的被造確定在主前4004年。我們今天認識到,家譜當中有一些間隔需要對這個數字作出修正,但是即便把這些間隔考慮在內,我們仍然無法得出現代科學家所得到的結論。

科學家在確定古人類的遺物時所用的一些方法,確實受到批評。其中之一就是通過骨骼和骨骼碎片來復原所謂史前人類的做法。哈佛大學的霍頓教授(Professor A. E. Hooton)承認這種方法一直被濫用,他寫道:“一些解剖學家通過把一個頭骨的頭部和面孔上所有軟組織部分填塞起來,復原骨骼化石,由此製作出一個半身像,聲稱復原了化石人活著時的樣貌。但是,當我們回想起大部分骨骼碎片的狀況,面部通常缺失了,我們就會看到,即便是面部輪廓的復原也為對細節的懷疑留下了餘地。史密斯、伍德瓦德、凱特(Smith, Woodward, Keith) 和其他專家各自作的皮爾丹人(Piltdown man)骨骼復原,彼此有很大差異。嘗試恢復軟組織部分是一件更加冒險的事。嘴唇、眼睛、耳朵以及鼻尖都沒有在它們下面的骨骼部分上留下任何線索。你可以同樣熟練地在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oid)頭骨上塑造出一個非洲黑猩猩的特徵,或是一位哲學家的面部輪廓。這些所謂對古代人類樣貌的復原並沒有多大科學的價值,很可能只會誤導大眾。用一個頭蓋骨和兩三個牙齒來塑造直立猿人的半身像顯然是荒謬的。我們不知道猿人(Pitheecanthropus)、海得堡人(Heidelberg)、皮爾丹人(Piltdown)或是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的外貌的任何細節。我們也不知道他們頭髮的樣子,頭髮的分佈、顏色以及我所提到的這類特徵的細節。所以,不要再相信這類的復原”[1]。

科學的方法也受到批判,這一點通過現在很著名的皮爾丹人案件得到了進一步的說明。這是一個化石復原,就像前面已經說過的。它大部分是用一塊下顎骨來復原的,這塊骨頭是1912年在英格蘭皮爾丹(Piltdown Common)地方發現的。按照科學家們的說法,它將皮爾丹人確定在早期冰河時代,大約五十萬年以前。但是,這一幻想終於在1953年幻滅了,那時人們瞭解到,這塊下顎骨是屬於一隻五十年前的猿猴的。曾經被頌揚成本世紀人類學的最大發現,現在卻被一致認為是本世紀最大的騙局[2]。

確定人類的起源於主前五十萬年的主要問題之一,是在創世記第四章當中,我們看到建築、音樂、冶金和其他文明的發展。然而,沒有任何考古發現記錄了這種形式的文明早於主前8000年至16000年之間[3]。甚至將第一個人類出現的時間確定在五十萬年前的這一理論的熱情擁護者,也承認很難把四十八萬年的時間硬塞進創世紀第二章和第四章之間的時期裏。

雖然學習聖經的人必須承認,他不可能準確地知道人類在地球上出現的年代,但是他意識到創世紀中所陳述的事以及創世記和馬太福音之間的各種家譜完全不可能被延長,以致延伸五十萬年的時間。

創造的天數—是天數還是世代?

這裏的問題是,創世記第一章中的“天”是二十四小時組成的一天,還是更長的時期。敬虔的基督徒一直在這個問題上有分歧,而且在這裏應該強調,一個人無論堅持哪一種觀點,都沒有必要攻擊聖經是神所默示的這一點。這是釋義的問題,而不是默示的問題。

在有限篇幅的課程裡,不可能詳細討論這個問題。我們將簡單地描述各種普遍主張的觀點,並指出我們自己選擇的理由。有些基督徒主張,創世的天數是未具體指出週期長短的世代。也有人把它們看成是啟示的天數(days of revelation),換句話說,神在七個形象化的日子或階段裏啟示了創世的故事(“啟示日”理論),並沒有想過其中包括的時間長短,實際上是將天數看成是沒有任何意義的。第三種觀點則是說,天數是由實際的二十四小時組成的期間構成的。

我們在贊同最後一種立場的同時,還要提及三件事:(1)亞當在第六天被造(創一26-31)。第二天是第七天,亞當度過了完整的第七天。如果第七天有幾千年長的話,顯然亞當去世的時候會更老一些。但是,聖經明確地指出了他死的時候是930歲(創五5)。因此,第七天不可能是一個世代,而是一個太陽日。(2)我們在創世記第一章裏,六次讀到“有早晨有晚上,這是第……日”。早晨和晚上形成了太陽日,而不是世代的範圍。(3)在出埃及記第二十章8-11節裏有關守安息日為聖日,神的靈說到創造的七天,同猶太曆的星期完全相吻合。當然,這種星期就是由七個太陽日構成的。因此,我們感覺到聖經的重任就在於讓人知道創造的天數並不是指世代。

聖經是真實的

歸根究底神是初的源頭,也是唯一確實可靠的科學家。當祂創造世界的時候,祂就將創造的秘密放在其中。從那以來,人類一直為自己的重大發現而驕傲。其實他只不過發現了神最初擺在那裏的事實而已。著名天文學家約翰·開普勒(Johannes Kepler)在發現行星圍繞太陽轉動時,滿懷崇敬地說:“偉大的神啊,我正按照你的想法來思考”。

聖經包含了許多有關我們所居住的宇宙的事實。當其中一些被科學所發現的時候,我們驚訝地發現,它們在聖經中都描述過了,或者至少有所暗示。“裴伯先生(Mr G. M. Pember)在他的《地球最早期的年代》(Earth’s Earliest Ages)一書中實實在在地說:‘儘管聖經並沒有提供科學藉以可以取得進步的信息,但是到處都留下一些隱密的話,隨著科學家越來越瞭解宇宙的規律,這些話的真實性也就被人們所發現’”[4]。為了說明起見,我們可以引用以下的發現:地球懸浮在太空中(伯二十六7);地球是球狀體(伯二十二14;賽四十22;箴八27);地球的自轉與公轉(伯三十八32);雲的密度(伯二十八24-26);雨通過閃電而形成(詩一百三十五7)。毫無疑問,聖經當中還有其他許多包含科學真理的陳述,我們現在仍然無法理解,因為我們的知識尚不完善。

與真正的科學並不矛盾

我們可以完全有把握地說,聖經從來也沒有同真正的科學已有的發現相矛盾。聖經是“真理”(約十七17),而真理不可能與真理相矛盾。聖經與現代科學不斷變化的理論始終不一致,對此我們不要驚惶失措。奧斯瓦爾德·錢伯斯(Oswald Chambers)說:“如果聖經與現代科學相一致,那麼不久它就會過時,因為按照事物的本質來講,科學就應該是不斷變化的”[5]。人們將會看見,聖經並不總是與日益變化的科學發現相一致,這反倒為聖經增添了光彩!信徒應該堅定不移地拒絕向科學的神殿俯伏下拜。如果神和祂的話語受到質疑,最先做出的判斷就是,“神是真實的,人都是虛謊的”(羅三4)。如果科學家們提出了一些明顯與聖經相矛盾的發現,就讓他們稍微研究一下這個問題。當他們憑著更加受教的心回到這個問題上時,難處就迎刃而解了。

聖經並不是一部科學手冊。它用四個字就概括了群星的創造“又造眾星”。然而聖經在說到科學領域當中的題目時總是十分準確的。它正確指出了所提到的星體的名稱和位置,預見到了太陽中心體系,完整地描述了它所提及的星雲,並且避免了占星術的網羅。


[1] 《從猿到人》(Up From the Ape)(紐約麥克米倫出版公司1935年版)第332頁。

[2] 《生活雜誌》1953年7月,第153頁。另外參看阿爾登·阿爾馬納克(Alden P. Armagnac)的《皮爾丹人大騙局》(The Great Piltdown Hoax),《讀者文摘》1956年10月第179頁,維納博士(Dr. J. S. Weiner)《皮爾丹偽造案》(The Piltdown Foregy)(紐約牛津大學出版社)。

[3] 伯納爾德·蘭姆(Bernard Ramm)《基督教對科學和聖經的看法》(The Christian View of Science and Scripture)(大峽￿市威廉·埃爾德曼出版公司1956年版)第327頁。

[4] 同上引書,第198-199頁。

[5] 轉引自波洛克(A. J. Pollok)《我為何相信聖經?》(Why I Believe the Bible)(倫敦聖經核心真理社)第52頁。

 

想做測驗,按此開始

提交評論/問題


安全碼
更新


你的位置 課程 專題課程 你的道就是真理 第六課 再論聖經與科學